第十一章 五个步骤的祷告模式(下)



当我发现这个情况时,我先停下为第一个人的祷告,开始询问第二个人的状况。他完全得医治。我只说了几句话,但这是几个命令。我知道有时医治会从我身上流到对方身上,所以我通常会告诉他们说,只要我按手在他们身上,就是在为他们祷告,即使没有说话,也是在祷告。祷告不只是对神说话,也是聆听神所说的,就是他发出的命令。我很惊那人这么快就得医治。

 

祷告事奉:带出有功效的祷告

经过询问、诊断和选择祷告方式的步骤之后,五个步骤祷告的第三个步骤是开始服事病人,带出有功效的祷告。你的祷告不是为了安慰对方,也不是祷告给他听,作为一种心理的安慰。相反地,你的祷告是要有果效。你也知道有时虽然你没有感觉,但对方有感觉。当对方同时有好几个状况,而你没有从神而来的指引,不知该从何开始祷告时,这一点格外重要。

遇到这种个案时,我通常会以一个简单的祈求开始:「圣灵请祢来,让我们知道祢在做什么。」我这样祷告的意思是指启示性的恩赐,例如知识言语、智慧言语或预言,或是指让那个人感到圣灵的同在。同时我也祷告:「圣灵请祢来触摸他,让我们知道要从哪里开始为医治祷告,请祢来,触摸他的身体。」然后我就等候。

通常我的眼睛会张开,这样当圣灵开始触摸他时,我就会看到。他们可能发抖或流汗,皮肤可能起鸡皮疙瘩,眼眶可能泛红或流眼泪。或是在祷告时,我可能会注意到他们听到我说的话,神情有点奇怪或皱起眉头。但大部分情况下,在你还看不出有什么事情发生前,对方就已经有一些感觉。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如果对方一有感觉,一定要赶快告诉你。

请记得,在圣经中你看不到任何人在为医治祷告时说:「神啊,如果这是祢的心意。」新约中也未曾看到任何人在为医治祷告时,使用祈求式的祷告,而不使用命令式的祷告。我们不该用摇尾乞怜的方式来祈求神的医治,提醒神不要忘记对方的好(好像以为这样神就会比较感动,甚于超过他儿子已成就、使那人可以得医治的大功)。我们也不该作冗长、却未能击中要点的祷告。切记,你不是命令神照你的吩咐做,而是命令身体有所反应,因为你是神的大使——神国的代表,带着天国的权柄和能力,能医治病人和赶鬼。如果这样祷告后没有果效,就改变方向,也许你诊断的根源不对,因为根源不同,所以要用不同的祷告方式。


有一晚在巴西服事,有位服事姊妹为一位盲胞祷告了五个钟头。这位盲胞从小就瞎眼,在询问过程中,姊妹发现他是被硫酸喷到眼睛而变成瞎眼。西班牙裔特有的棕色大眼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空无一物的眼球,布满白色疤痕,在祷告过程中,弟兄没有任何感觉,没有热流、电流、刺痛或任何改善,什么感觉都没有。但姊妹有强烈感动,神要她继续祷告,她顺服神继续祷告,祷告了五个小时,直到我们必须离开。

姊妹隔天返回美国,我转到巴西另一个城市服事,和另一个团队配搭。在那里我接到那个三万人教会给我的一通电话,就是我们姊妹为盲胞祷告的那个教会。巴西桥阿尼亚(Goiania)微德拉教会(Videira Church)的席尔瓦牧师(Aluisio Antonio Silva)打电话给我。

席尔瓦牧师很兴奋地告诉我:「这是我们城里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神迹!你们团队的姊妹为我们的盲眼弟兄祷告五个小时,他没有得医治。接下来两天也没什么变化,但到了第三天早晨,他醒过来,新眼晴长出来了,他的视力完全恢复。他现在在医院,这是第三次检杳。他们一直问他同一个问题:『再告诉我们一次,你怎么会看得见呢?』这是一个神迹!」

祷告的姊妹没有任何感觉,盲眼弟兄也没任何感觉,但姊妹顺服了神给她的感动,她持续祷告。所以我们再次看见,祷告事奉的基本原则就是在水变酒神迹中,马利亚对仆人所说的话:「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做什么。」耶稣是教会的头,今天他透过圣灵对我们说话。圣灵赐下信心的恩赐,使我们看见神迹;借着知识言语和其它圣灵恩赐。他向我们启示圣父和圣子的心意;他赐给我们行神迹和医治的能力。

请各位也务必记得,医治祷告的时候不适合给对方辅导或和他讲道理,这个时候是期待医治发生的时刻,要用说话、宣告、命令的方式, 使事情发生。祷告时如果情况有改善,就继续那样祷告。有些人在你为他们祷告时情况已有改善,但他们希望祷告后马上能得医治。遇到这种情况,我通常会告诉他们说我们要继续祷告。我们希望看见完全的医治。只要神在触摸他们,我们就该继续与神同工。

我在前面提到「属灵的规范」,我教导大家要培养这种精神。在实际服事的时候,非常需要这种规范。每当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或命令,情况开始有改变时,我们就要献上感谢。因为在医治中,三位一体的神全数参与其中,所以我会说:「圣灵,感谢祢。耶稣,感谢祢。父神,感谢祢。」在医治过程中,感谢和赞美非常重要。我个人认为,当创造和维护宇宙的三一神介入我们个人的事务时,我们自然的反应应该是欢喜和快乐。当我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我的快乐时,就会在被服事的人身上建造信心。因此我会公开表现出我的感谢、赞美和欢喜,大声表现出来,让对方可以听到。

我在前面也提到使用祈求式祷告和命令式祷告,或两者一起使用。我们祷告要「奉主耶稣的名」祷告。但切记,我们的信心不是在五个步骤的祷告模式上,而是在神身上。该模式只是一种方法,帮助我们聚焦于和医治相关的重要原则上,教导大家在为病人祷告时要遵守这些原则。

我想用几个故事来说明我的重点。几年前有一次我在印度服事,白天时我们教导装备训练课程,晚上则是露天医治布道大会。在传讲布道信息之前,我们先运用知识言语作医治服事。最后在聚会结束前,我和服事团队为有病的人按手祷告。

有一次祷告时,有人带一位行动不便的年长者来给我祷告。他的朋友背着他来参加聚会。他的脚很痛,不能踩在地上。在为他祷告时,他透过翻译对我说臀部不痛了,但膝盖变得更痛。根据这个情况我知道这是压制的灵所造成。因此我改变祷告方式,本来是直接对疼痛说话,命令身体部位重建,但现在我命令压制的灵离开他的身体。他告诉我他的膝盖不痛了,但脚开始痛。我继续祷告,奉耶稣的名命令那灵离开他的身体。他告诉我其中一只脚不痛了,但另一只脚变得更痛。最后一次的命令式祷告让所有的疼痛都离开他的身体。

我告诉他说:「你的疼痛是邪灵引起的,我奉耶稣的名,运用耶稣的权柄将邪灵赶出去。但如果你生命中没有耶稣,你就没有权柄让那灵不要回来。如果你生命中有耶稣,当压制的灵想要回来时,你就有权柄命令牠离开你。」然后我带领他归主,那人本来是朋友背来参加聚会,现在可以自己走路回去,疼痛消失了,耶稣住在他心中。


有时我们并不明白神的作为,接下来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有一次我和比尔·琼森一起在美国带领一场聚会,我的一个朋友和他的妻子在那个聚会中被圣灵的大能摸着,生命完全改变。我姑且称他们为麦可和辛迪,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我不能说出他们的名字。他们现在居住在一个回教国家,专门向那里的回教徒传福音。当地不容许向回教徒传福音。他们在那个回教国家的一个内地村落服市了好以一段时间备受村民敬重。那里发生了一件事,让他们深感不解。他们和村里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个人结为朋友,这个人专门负责逮捕改信基督教的回教徒。麦可和辛迪为人祷告时,这个伊斯兰领袖亲眼看到很多人得医治。一天晚上他们的电话响起,是那个伊斯兰领袖打来的电话。她说她母亲病得很严重。所以麦可说要去她家探访,但她有点犹豫。麦可对她说:「这与宗教或神学无关,事关妳母亲的性命。」


于是她同意让他们去她家。他们到达的时候,几个其它家庭成员也在场。麦可心想:「主啊,这是个好机会,祢可以向这个穆斯林家庭大 ;大彰显称自己。」麦可和辛迪进到屋里,按手在那个母亲身上,奉耶稣的名祷告,但什么也没有发生。隔天他们离开那个村落,去八小时车程以外的一个大都市。在路上的时候,他们的手机响起。

「麦可,你们走后,我母亲的病况恶化,我们把她送到城里的大医院,我家人很不谅解我,气我把无神论者叫来为母亲祷告。」(回教徒视基督徒为无神论或多神论。)

麦可不明白为何那个母亲没有得医治,他心里很困惑,因为这件事不但没有帮助这个家族归主,反而似乎叫他们的心对福音更刚硬。然后圣灵叫他开车到城里,去那家医院,再度为那个母亲祷告。麦可顺服了。这一次所有延伸家族的人都在场,病房里和走廊上大概挤满了四十几个人,母亲病况危急,已发出病危通知,麦可按手在她身上,再次奉名祷告。他也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家庭会愿意让他这么做。这一次神几乎是立刻医治了她!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圣灵告诉麦可,第一次没有医治她,这样第二次时候,就有更多家族的人可以看见转稣的名所施行的大能。而医院的延伸家族中,有更多有影响力的人,他们需要看见神迹。

 

暂停祷告,再度询问

马可福音八章22至25节,是圣经中惟一耶稣在第一次为病人祷告时,病人没有立刻得医治的例子:

「他们来到伯赛大,有人带一个瞎子来,求耶稣摸他。耶稣拉着瞎子的手,领他到村外,就吐唾沫在他眼晴上,按手在他身上,问他说:你看见什么了?』他就抬头一看,说:『我看见人了;他们好像树木,并且行走。』随后又按手在他眼睛上,他定睛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看得清楚了。」

感谢神将这个例子放在圣经里,它让我们看见当第一次祷告医治没有发生时,耶稣怎么办。耶稣做了什么呢?他有就此认定医治不是父神的心意吗?不是。他有因此认定神的心意是不要那人得医治吗?没有。在询问过那人,发现他部分得医治,并未完全得医治时,他只是继续再服事他。这一次他就完全得着医治。

这段经文让我们看见一些信息。首先,在初步服事之后,我们应该先暂停,再度询问对方的状况。第二,如果只是部分得医治,我们就应该继续祷告。我看过很多人在为病人祷告时,从未问过他们情况有没有改善。或许他们是害怕对方没有得医治,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有些人认为不应该作第二次祷告,因为这样显示第一次的祷告没有信心,但我们看见耶稣就是这样做——当第一次祷告没有带来预期的结果时,他又作了第二次祷告。

我们应该继续聆听圣灵的声音,随时准备暂停一下,重新询问对方的状况,看看他的情况怎样。特别当情况好像没有改善时,你可能箱 要再次询问那个人。我会每隔一段时间就问他说:「现在你觉得怎么样?」利用这种方法,你可以看见」天父在做什么。

其它你可以问的问题包括:「可不可以试着再回想一下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家里是否有其它人有过这样的情况?」「你是不是对什么事有特别的恐惧?」「有没有人曾咒诅你或你的家庭?」「你知不知道是否曾与人交恶?」「你是否曾参加过任何撒但崇拜或异教活动?」「你家里是否有人曾是共济会会员?」(共济会是一个秘密组织,会员间彼此牵制,如果拽露组织的秘密,就要伤害自己的身体。大部分从事赶鬼释放服事的人都会建议你不要参加这个团体。「你曾发生过任何其它的意外吗?」(他可能常发生意外,这种问题的根源可能和内在誓言、苦毒的根或压制的灵有关。欲了解更多详情,请参考气桑得福夫妇[John andPaula Sandford〕所著《内在更新的大能》(The Transformationof the Inner Man〕,橄榄拙版社)。

你怎么知道何时该结束祷告呢?如果对方得医治,或对方希望你结束,或圣灵告诉你要结束,或祷告没有进展,没有领受到新的祷告方向,这时就可以结束祷告。在这个时候,你知道不需要再继续祷告,不是说你的祷告没有功效——例如麦可和辛迪的例子——你只是还不知道神要做什么。

有一次我在巴西桥阿尼亚(Goiania)的服事正好可以作为重新询问的例证。我为一位失明的妇女祷告,询问她是否经历过任何创伤,她回答说没有,惟一发生过的一件憾事就是她父亲的过世,但那已是好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了。我为她祷告,命令她的眼看见,眼睛坏死的部分得医治,眼睛退化的部分全部恢复。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停下祷告,重新询问她的状况。我不觉得她的问题和心理因素有关。她身体其声他部分也没有疼痛的感觉,所以也不是压制的灵造成的。她或她的家族也没有与人交恶的情况,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咒诅。我又问她更多问题,但找不出任何线索。然后我突然有一个感动,圣灵引导我问这个问题:「父亲过世后,过了多久妳的眼睛就开始看不见?」「马上就看不见。」我问她:「父亲过世时,妳在场吗?」

她说:「是。」

我问:「他过世的时候,妳有碰他吗?」

她回答说:「有。」

圣灵立刻赏赐给我信心的恩赐,我百分之百有信心,她的失明不是 自然因素或心理因素造成,而是压制的灵所造成,和她父亲的过世有关。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是这个原因,但我就是知道。信心的恩赐很难理解,因为没有逻辑可以解释,也不是推理可以出来的,纯粹就是一个赏赐。

我告诉她:「我要再为祷告一次,这一次我祷告完,就可以看见。」(除非你得到信心的恩赐,否则我不鼓励你讲这样的话。)接着我祷告,然后她就看见了。如果缺少重新询问的步骤,可能就找不到她失明的原因。当晚在巴西的服事中,有另外五个盲胞得医治的例子,但她的例子很特别,因为是立即的医治。失明的例子通常得医治的过程比较缓慢,有时要经过半个小时或更久的时间。

如果你觉得自己得到信心的恩赐,那么对方有没有信心就无关紧要。如果是一个真实的信心恩赐,不管你说什么,都会照样成就。如果没有成就,就是你没有得到信心的恩赐。

关于带出有功效的祷告,最后我还要再提醒一点。我们一定要十分小心,千万不要与魔鬼合作或附和牠的作为,而是要与圣灵同工。耶稣在翰福音十六章7节谈到圣灵,他说圣灵是「保惠师」,这个希腊文是“Paraclete”。英文扩大本圣经Amplified Bible)说“Paraclete”,可以翻译为安慰者,帮助者 辩护者,坚固者或身旁待命的人。这个希腊原文的意思是「被召来陪伴在你身边的人,在你需要时,随时给予帮助」。所以如果我们需要安慰,圣灵就是安慰者;如果需要帮助,他就是帮助者等等。


反之,撒但的意思是「控告弟兄的」。我们要小心,不要像一个控告弟兄的人,要像保惠师一样。圣灵来是要帮助我们,不是要责备我,在巴西时,我看到一位牧师对一个坐轮椅的人的态度,让我很惊讶。这位牧师为那个坐轮椅的人祷告,辉要把他从轮椅上拉起来,但他不愿意。也许他以前已经有过太多次类似的经历。他的朋友请我过去为问他祷告,这时这个牧师对我说:「不要为他祷告他沒有信心。」牧师把声音提得很高,坐轮椅的人都可以听到。牧师虽然不同意,但我还是为这个人祷告。这位牧师的态度比较像是控告弟兄的,不像是保惠師或帮助者。

 

祷告后的建议

祷告服事结束后,你可以提供一些后续的建议或勉励,这会帮助对方。如果你觉得对方缺乏信心,你要做的不是责备对方,而是帮助他的信心成长。如果对方没有得医治,或部分得医治,不要控告他没有信心,或生命中有罪。相反地,你该鼓励他,给他一段经文,或给他一些教导医治的书籍,让他好好去研究。我通常会告诉他们,很多第一次祷告没有得医治的人,之后又来接受祷告,就得医治。我会鼓励他扪不要放弃,要继续接受医治祷告。

当对方得医治时,我会鼓励他们做两件事。我告诉他们不管他们的医治是到什么程度,都要感谢神,如果医治不完全的话,就继续求神医治剩下的部分。我也会建议他们要把得医治的见证告诉家人和朋友。

根据对方生病的原因,我可能也会另外给对方一些后续的建议。如果对方的疾病得医治,而造成疾病的原因是生活方式的问题,导致健康!

状况不佳,我就会鼓励他改变生活型态,避免问题再度发生。

如果致病的原因是因为压制的灵,我会告诉他症状可能会再出现。 这意思不是说他失去他的医治,而是说压制的灵会尝试想要回来再干扰他。这灵可能会尝试很多次,想要把疾病或疼痛再带回来,但他一定要带着信心命令牠离开。我会这样对他说:「如果症状再出现,你的反应是怀疑或害怕,以为你失去医治,你就真的会失去医治。但如果你的反应是你!明白这个情况,斥责那个邪灵,命令牠离开,你的医治就不会失去。」

 

奉耶稣的名

在本章最后,我想要以1990年代中期,圣灵在多伦多的浇灌刚开始时,我在约翰•亚诺特牧师夫妇家所发生的一件事来做总结。这个运动后来媒体给它取名叫「多伦多大祝福」,但亚诺特喜欢把它叫做「天父的祝福」。我在他们家客房休息,默想神在那里的作为。我想起当时在那里发生的一些医治事件。在默想的时候,我心里突然听到一个从神而电来强烈的感动:「我不喜欢你的五个步骤的祷告模式。」

我吓了一大跳。我认为这个模式符合圣经教导,表达出我们对神的倚靠。我问:「主啊,祢不喜欢它哪一部分?」

神回答说:「我不是不喜欢你正在做的事,我是不喜欢你没有做的事。」

我问:「这是什么恵思?」

神很快就回答:「你没有强调要奉我儿子的名祷告。」

当晚回去服事时,如果以前祷告我只说—次「奉耶稣的名祈求」,现我至少说一百次!

我希望再度重申,我所分享的不是一个技术性的祷告模式,我甚至不喜欢用「模式」这个字。我不认为这是惟一的医治祷告模式,有些场合也不适用这个模式,例如大型布道会。但这个模式的基础在于我们的事是在乎我们与神的关系,以及对神的倚靠,所有的一切都是「奉耶稣的名」所成就的。

关于这个祷告模式,我最后要说几句话。最初我们在当时我所服事的浸信会听到这个模式时,负责教导我们的团队领袖说:「你出去为人弟祷告,不是只祷告了几次就回来说:『这个模式没用。』不是这样。你要出去为两百个人祷告。如果你照样做的话,你会看到很多人得医治,然后你终生都会为此而活。」

企盼这里所分享五个步骤的祷告模式能提供你一个起步的线索,帮助你与基督同工,遵守主的大使命。现在是起而行,而不是坐而言的时候了。奉耶稣的名,你要出去,力行医治事奉,医治病人和赶鬼。(或许将来我们还会再出版一本书,专门教导如何服事被鬼附的人。)当你成为神的同工,看见病人得医治,受压制的得释放,你就会终生为此而活。

父神,我求祢以医治的恩膏,恩膏看这本书的每一位读者。我求祢释放知识的言语给他们,赐给他们医治的大能。求祢圣灵的大能降临在身上,流贯到他们里面,再从他们里面流出来,流到将来他们所要祷告的人身上。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