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基督徒可以送礼吗?

    基督徒可以送礼吗?

    谢迦勒

    基督徒可以送礼吗?这是许多基督徒都常常会问到的一个问题。我想,他们问这个问题的意思不是问一切的礼能不能送。因为对于很多的礼,无论从圣经还是从情理,我们都清清楚楚地知道是可以送的。比如,孩子过生日,我们送个他一个布娃娃。朋友、同事结婚或生子,我们按照传统礼节礼尚往来。老人过寿,做晚辈的送点保健品。逢年过节走亲访友随手带些礼物……。送这些礼,我们的良心自然都是平安的。但是,令基督徒感到困惑不安的往往都是指送礼给一些有权力的人,送礼的目的是让他们利用手中的特权帮我们办成某件事情。这种礼,都是送礼人本不想送的,但是为了办成事情,被迫去送,而且,这种礼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都不敢公开让其他人看到,只能在暗中偷偷地做。那么,这种礼我们基督徒能不能送呢?(以下出现的送礼,都是指这种送礼)

    这个问题简单到甚至不必让基督徒来回答,就是去问问世人,他们也能给我们一个清楚的答案。虽然他们自己未必照这个答案这么做,但是,每个人的良心、社会的公德、法律就已经能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答案是什么了。既然如此,基督徒为什么还要问呢?因为不送礼吧,事情办不成,送礼吧,心里又觉得不平安,常常陷入这样左右为难的境地。企图希望通过这种反复多方的问,或许能得到支持自己可以送这种礼的观点,好贿赂一下自己的良心,令自己的不安感稍微可以淡一些。好多基督徒都会说,在中国目前的这种大环境下,如果不送礼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就连办理很多合情合理事情,你要是不给他塞点红包或是送些购物卡,他都会处处刁难咱们,拖着不办。于是,结合现实的大环境,结合我们急于办成事的心理。使得原本很简单的问题,答案却变得模棱两可了。本来基督徒的处事原则应该该比世人更圣洁、更严格,可是,在这个问题上,基督徒界竟然能产生很多的争论。既然有了争论,那么又都知道基督徒最有利的辩论武器就是圣经。于是接下来辩论双方就要从圣经上开始‘深挖’能支持自己的经文依据了。带着任何预先定好的答案去翻找圣经,结果可想而知,肯定能找到支持自己观点的充分‘证据’。于是乎,大量可以送礼的经文都被从圣经中翻出来了。这些被翻出来的经文大体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我们一开始所讲的社会交往中正常的礼尚往来,这是自古就有的,所以旧约中能找出大量的这样送礼的经文和事例。这些礼物可以公开地、光明正大的送,其目的也不是为自己谋私利。所以,这些经文不能作为送礼的依据。

    第二类是笼统性的。也就是说,经文的本身根本不是讲送礼的事情,甚至有些经文如果我们再看看该经文的上下文,就知道是将其他事情的。比如,有人引用‘凡事我都可行’来支持可以送礼的,理由是,既然凡事都可行,那么‘凡事’就应该包括送礼也行;有人引用‘向什么人,我就做什么人’,意思是说,向喜欢收受贿赂的人我就可以送他贿赂。还有人引用‘要灵巧的像蛇’来支持可以送礼,意思是说,送礼办成事这就是很灵巧的作法呀……。但是,请不要忘记,我们一定都承认:无论引用什么经文,必定不能与圣经其他任何经文相冲突,所以,刚才引用的那些经文至少是必须以不违反真理为前提的。也就是说,什么都可以做,但是,不包括犯罪的事也能去做。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绝不能说向小偷我就做小偷,向淫妇我就做淫妇。灵巧的象蛇,但是,不能灵巧到犯罪的领域里。同样道理,我们现在要证明的问题就是送礼是否属于犯罪的问题。我们怎能用还没有被证明的结论作为自己的论据呢?所以,这些笼统性的经文不能作为支持送礼不是犯罪的依据。

    第三类是旧约圣经中个别送礼的事例。比如,法老给亚伯拉罕送礼。雅各给以扫送礼。雅各的儿子们给约瑟送礼。非利士人送还约柜时给以色列送礼。亚比该给大卫送礼等等吧。其中雅各的儿子们给约瑟送礼和亚比该给大卫送礼,从表面看上去,还真的是低位者给有权者送的礼。可是,仔细分析一下就发现,这些送礼都是含有赔罪性的送礼,与我们想要证明的那种,也就是与今天中国社会那种含有行贿性质的送礼不同。圣经中的这些送礼,他们都可以公开的送,不用避讳人,若是路上别人问起来,他们就明说这是给谁谁送的礼物。这些礼物都是可以在光明做的事情。所以,他们也并没有把大量的礼物先兑换最不易被别人发现的黄金,然后藏在怀里,偷偷地只送给有特权办事的人。圣经说,基督徒是光明的子女,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在光明中坦坦荡荡。若是偷偷摸摸怕见光的,不用问,那一定是属乎黑暗的。所以,这些经文也不能作为圣经支持送礼的依据。

    反倒是不应该暗中送这种含有贿赂性质的礼,我们能从圣经中找到直接经文依据。圣经新约有一个清楚的榜样不妨我们看一下:【徒24:26】 腓力斯又指望保罗送他银钱,所以屡次叫他来,和他谈论。保罗在腓力斯巡抚手下坐监,我们知道这完全是不合理的事,因为保罗既没有触犯罗马法律,也没有触犯犹太人的律法,纯粹是遭到犹太那些宗教领袖们的迫害。刚好腓力斯又是个贪官。如果说,保罗为了能早日出监,主动向腓力斯去行贿是不应该的。那么,现在是腓力斯主动向保罗索贿,保罗迫于压力,作为一个所谓的‘受害者’被动送礼,我们从情感上说,总要好过主动行贿吧。但是,我们看到保罗仍然‘装糊涂’,而且这么多在监外的弟兄姊妹也没有个‘明白人’去帮保罗走走后门、通通路子。如果要是让我们遇到这事,恐怕早就礼到放人了。我们常常遇到的情况是:想送礼,没路子,怕送不出去碰一鼻子灰。若是掌握权力者已经明示或者暗示让你给他送礼了,那事情就好办了,对于急于想解决问题的人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事。可是,保罗和当时的弟兄姊妹却都选择了坚决不送这个礼。宁可保罗继续坐牢,并且最后被押解到罗马受审、坐牢。在中国,法律规定只有行贿达到一定巨大数额时才叫犯了行贿罪。但是在美、英等西方国家,行贿犯罪的定性不含有‘量’的因素,行贿数额的多少仅仅是量刑的依据,不是对罪定性的依据。我觉得这样更符合圣经的精神,更有利于制止该类罪恶的发生,保障社会的公平公义。如果连世界上的法律都认定为是犯罪的事请,却被咱们基督徒拐弯抹角三解释两不解释的,解释成了合理的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有人担心,在中国这个环境里若不送礼就寸步难行,我觉得这么说也有些夸大其词了。并且可能产生这种印象还有另外一个重要自身原因,那就是我们自己恐怕也常常不诚实,也想做打擦边球的事情,甚至为了个人利益也想象世人一样去做弄虚作假的事情。一个人这种事情做得越多,他就会对送礼能办成事、不送礼办不成事的体会越深。我们都承认中国腐败的现象是非常严重,但是,通常情况下,还不至于连合理的事情不送礼就办不成。

    生活中我们经常还会遇到有一类情况,令我们觉得若不送礼我们就会吃亏,那就是:有权力者可以光明正大的把有限的机会给那些暗中给他送礼的人,表面上看还不违反任何程序规则。比如,学校选三好学生,如果被评上市一级的三好学生就可以在高考中加分,但是名额只有1人,可是,全校够条件的不相上下的优秀学生能找出十几个人。把这个机会给谁都合理。这时有可能这位有权分配名额的人就会把机会给暗中给他送礼的人。类似的情况是很多的,我们在生活中真的是常常会遇到。遇到这类情况,我们就凭信心交托给神,因为神应许我们【诗37:5】 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他,他就必成全。我们整天喊‘信神、信神’,喊得再响也没有用,关键是神要看我们在事情临到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信他、依靠他。而不靠自己的小聪明、靠不认识神的人所采取的那些黑暗中贿赂的手段。只要我们真的凭着信心交托神,神就必定会给我们成全最好的结果,因为神万事都能做。祂对我们所做的应许,就是我们最可靠的保障。

    最后,我做一个家里的见证。三年前,我侄子初技毕业之后紧接着考到了高技,我们这里是一个大型的国有煤矿,这所技校是专门为本煤矿培养输送人才的。一旦进了高技就等于是已经端上了铁饭碗。但是,考上高技之后有一个最重要、最关键的环节,是每个家长、学生都最担心的,就是——分班。由于这是煤矿技校,所以,课程的安排多数都是采煤、掘进,也就是说,高技毕业之后就会被安排到井下工作。尽管是国有大煤矿,各方面条件比小煤矿好一些。但是井下的工作环境、劳动强度还是非常恶劣的,也有不少危险。而该技校里,除了大多数挖煤的班以外,还有极少数好工种的班。一旦进入这些好班,将来分配工作时就能在地面上上班,工作轻松。如果分配到井下,甚至找对象都比较困难。同样的分数考进高技,只因分班的不同就会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命运。所以,每一年从考进高技的录取分数公布下来到开学分班上课之间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成了不少人找关系、通路子的活动时间。我侄子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同学,这位同学的父亲找到了路子,钱也送进去了,他告诉我侄子他已经可以稳稳地分进好班了。我们当时也很挣扎,如果分进了孬班将来就要一辈子下井干苦活,再想调上来是极其困难的。说实在的,这一两月的时间里我们心里也是很有挣扎,要不要通过这个同学的父亲或者找其他的关系送礼。因为这是关系到孩子一辈子前途的大事。最后,我们全家还是选择凭信心交给神,一切求神照神的旨意安排吧。刚强的时候,相信神必定给我们最好的安排,软弱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些忐忑。很快就到了开学的时间。开学的前一日,同学们都到校去打扫卫生。回家的时候,我们看见我侄子低沉着脸、很不高兴。一问才知道,白天打扫卫生的时候,有位同学去办公室看到了个分班的名单。这位同学家里也都是老实人没有送礼,他的名字和我侄子的名字都在同一张名单上,都被分在了下井的班。等于说,我们全家一个暑假的祷告落了空,神并没有听我们祷告帮助我们,而那些靠送礼的人却真真实实的得到了行贿的利益。对这个结果,我们心里虽然高兴不起来,但是,也没有丝毫的埋怨神。先凭信心接受,相信神有神的美意。我们就安慰我侄子:“能下井也感谢神,毕竟也是铁饭碗,人家约瑟下监还感谢神呢,下井比下监强多了。如果神愿意帮助,即使下了井也能调上来”。我们就这样接受了这个不理想的结果。

    令我们全家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该正式分班上课了,我侄子竟然被分在了好班里,因为井下班与井上班所用的教材是不一样的,当他拿到教材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喜乐的心情比那些通过提前送礼知道自己会分在好班的心情不知道要高兴多少倍。而那位昨天和他在同一个名单上的老实孩子,仍旧是分在井下的班。去年,我侄子就已经毕业分配工作了,很理想。可是直到今天,我们也不知道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没送一分钱的礼,谁也没打一个电话。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就发生了这样的巨变?我们只有向神感恩。有了这次经历,我们更加坚信,不用靠暗中的贿赂,若是抱着吃亏的态度不送礼,在关键问题上,神不会叫我们吃亏的。我们在一切的事上认定主,主就必会给我们成全,这是他自己的应许。有些事情,如果因着我们光明和诚实的行为,而令眼前吃了点亏,我们也坚信,神还会将这些眼前看似不好的结果转化成给我们的祝福。

    交通: [email protected]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