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灵修书籍 > 先知学校

第九章 尊贵的先知

我们爬上大概五十阶的大理石阶梯,走到两扇宏伟华丽的大 门前,两旁耸立着巨大的石柱。厚重的大门打开,里面大厅  富丽堂皇,四周围绕着更多大理石柱,上面是一个圆顶,金  碧辉煌的教堂天花板。我和我的翻译人员穿着正式西装,打  上领带,该国密勤人员来接待我们,我们被带进一个房间接  受搜身和问话。安全官员公事公办,满有威严,他们透过我  的翻译询问我此番来拜访的原因。我告诉他们我是要来见一  位政府高官,我们已预约会面。(这是个真实故事,为了保护  当事人的身分,我不提他的名字,情节也稍作修改。)

几分钟后,我们被带进一间装潢得美轮美奂的大房间,天花 板大概有三十英尺高,房间中摆着—张大约可坐四十人的长方桌,我们被安排坐下来。

我的翻译同工紧张的靠在我耳朵旁边:「你有领受语言要给这 个领导人吗?」

我说:「还没,别担心,等一下就会有。」我试图安抚忧心的 他。

我们压低声音交谈,但诺大的房间回音不断,听起来象是我 们从山顶向谷底大喊似的。

六个月前发生一件很奇妙的事情,预备我迎接这个时刻,我 遇见翟辛蒂(Cindy  Jacobs),她和她先生迈克(Mike)共同创办了「国际祷告将领」(Generalsinternational)。我告诉她神赐给我服事国家领导人的呼召。我跟她说我的问题是  我从来没有领受过给国家领导人的先知性话语。翟辛蒂有很  多年服事政治领袖的经验,所以我知道她对我遇见的问题一  定有一些看见。

我们见面时,翟辛蒂看着我的眼睛说:「我的先知预言每次都  是他们走进房间才得到!」

这个简单的关键为我打开了全世界,翟辛蒂的话分赐恩典到 我生命中,让我可以服事政治领袖。从那一刻起,即使是面  对权势最大的世界领袖,我也不会惊慌。我知道神呼召我进入这个领域,因此也赐给我特别的恩典,使我有超自然的信 心可以成就祂差派我去完成的任务。

让我继续把故事讲完。就在翻译同工紧张地问我有没有先知 性话语之后不久,一群穿着体面的随从人员走进房间,后面  跟着一群摄影人员。我们站起来迎接他们,和他们每一个人  握手,然后坐下。我立刻可以感觉到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这 里要做什么。

我的一位友人认识这位国家领导人,之前他问他有没有兴趣 和一个「未来学家」(而不用「先知」)见面。友人跟他说未  来学家拥有从神而来的特别恩赐,可以知道他的未来,帮助他拟定一套策略计划,让他成功领导国家。

领导人跟我的友人说他想见一见这个未来学家(我),但他只有三十分钟可以见我。我想三十分钟一定是个魔术数字,因为大部分政治领袖第一次和我们见面,都只给我们三十分钟。  接下来就是我坐在另一个国家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里,里面的媒体工作人员搭起―张国家地图作为拍摄背景。我和国家领导人先寒暄几句,摄影机开始转动,我等候神要赐给我的先知性话语。随着时间过去,我的翻译越来越紧张,但我内心有一种深刻的平安像条毯子一样将我整个人盖住。

终于,我看到一个模糊的图画,这位领导人握着两个约莫六 岁的小女孩的手,我对他说:「我看见你握着两个大约六岁的  小女孩的手,但是你没有两个女儿吧?」

他透过翻译告诉我:「没有。」

「没错,因为这个异象的意思是,六年前你带领女性进入这个男性主导的政治圏,因为你相信女性。事实上,你讨厌这个国家对女性的压制,你是他们的伯乐!」我说得十分有信心。  他非常兴奋的对翻译说:「说得好准!」

我说:「你有一颗纯洁的心,从小你就一直想要做对的事,因 此神将你摆在这个位子,因为祂知道祂可以信任你。」

然后我分享了一些他小时候的事情,这些事情只有他和上帝 知道。这位领导人掩饰不住他的惊讶,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心 对我们敞开。

他很认真地问:「一个好人可能立刻变成坏人吗?」

我说:「可能。但神饶恕你九个月前收贿的事。」面一种父亲 口吻说:「所以你应该要饶恕你自己。」

我们彼此对视,翻译同工将我的话慢慢翻译给他听,然后领 导人命令所有其他人离开房间,所有人立刻站起来。我看着  计时器,刚刚我设定三十分钟,现在大概只剩七分钟。他显然非常紧张,我看见他眼中的恐惧。

这领导人语带颤抖地问我:「你还知道什么?」

我看着他的眼睛说:「我知道你桌上还有一笔贿款,如果你收  下这笔钱,你会丢掉官位,因为你会被抓到。」

我的翻译同工似乎有点犹豫要怎么把我的话翻译给他听,但 不久后这位领导人眼中噙着泪水,因为我提醒他神相信他。

他说:「我不会拿那笔贿款,我不会!」他的手在发抖。

我看着我的计时器,时间只剩下两分钟,我站起来谢谢他接 见我们。

我面带笑容地说:「我知道您很忙,谢谢您愿意给我们时间。」

在我预备离席时,领导人问我是否可以多留一会儿,我说可 以,结果我们又谈了两个小时。他一直打电话叫他的秘书取 消其他行程。

在我们的交谈中我好几度说:「我想您可能需要回去工作了」, 然后预备站起来。

他透过我的翻译回答说:「不,不,我很喜欢和你谈话。请留 下来告诉我更多神让你看见有关我的事情。」

后来我和这位领导人建立了专业关系,现在我每次到他们国 家,他都会飞到我所在的城市和我见面。我和许多世界领导 人建立了关系,用预言服事过他们很多人,他是其中之一。

时间在他们那边

从服事领袖中我学习到的一件事情是他们都很忙,每个人都想要他们的时间。不论他们是在政府机构、企业界或教会,对他们而言时间最宝贵,所以在和他们见面时,绝对不要超过他们预定的时间。他们也必须要知道我们重视他们的时间, 所以我们的会面不会超过预定时间。

无论你认为你和那位高阶人士的互动有多良好,你一定要先 站起来道别,不要让他们先跟你说再见。有时我们可能认为  会面的过程顺利,但事实上对方只是客气而已。政治领袖特  别懂得长袖善舞,与人为善,所以很容易把他们的客气当作 接受。

如果领袖有比原先安排更多的时间可以给你,或是藉着你的 先知性事奉,他们生命中发生奇妙的经历,他们决定取消下  一个行程,那是他们的决定。但很多时候他们没有办法(或  不愿意)延长会面时间,所以你必须好好把握你和他们见面  的时间。亦即,你从一开始就必须好好分配会面时间,不要  浪费在无意义的谈话上。你要客气,表示关心,但尽可能快  速切入重点。如果领袖给你更多时间或请你留久一点,你要  问他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给你,然后好好把握时间,准时结 束。

在和领袖约好时间后,务必要提早到,绝对不要让他/她等你。我自己有过无数次这样的经验,有些人等了三个月才和我约到见面,但要见面时又迟到。或是我们约定三十分钟,他们闲聊了二十五分钟,最后只有五分钟可以谈正事。如果领袖已经站起来表示见面时间已经结束,可是访客还是继续坐在那里讲话,或是访客已经站起来走到门口准备离开,可是突然又站在门口多讲了好几分钟,这样领袖会觉得无奈。

坦白说,如果可以的话,对于不尊重我时间的人,我绝不会 想再跟他见面。我所认识的伟大领袖,他们每个人每天要做  的事很多,能做的事有限。请记得,你可能是比较懒散或时  间很多的人,但大部分领袖没有空去浪费时间或让你浪费他 们的时间。

  

皇宫里的功课

如果我们要服事忙碌、有影响力的领袖,我们自己必须设定 一些重要的规则,这样我们的服事才会受欢迎,并且发挥作 用。对于服事高阶领袖,我学习到九个功课:

1、控制你的胃口。所罗门王说「你若与官长坐席,要留意  在你面前的是谁。你若是贪食的,就当拿刀放在喉咙上。不 可贪恋他的美食,因为是哄人的食物。」(箴言二十三章 1 3 节)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知道我们在哪方面的胃口特别大,这  样我们才能积极控制。例如,如果你喜欢名声,但你拒绝承  认,你就不会积极控制你对于名声的胃口,相反地,你的胃  口会控制你。大部分时候,你我对某方面的胃口特别大,这  件事本身不是坏事,试探不是罪。耶稣自己在各方面受过试 探,可是祂没有犯罪(参考希伯来书四章 15 节)。我们如何处理我们的胃口非常重要。所罗门劝勉我们要积极控制我们 的欲望,尤其是当我们在有权势的人面前。

2、保密第一,尤其是对世界领袖。绝对不要在公开场合分  享你和领导人私下的谈话,作见证分享也不行,也不要私下  和无法保密的人分享。甚至连你见过某位重要人士的事情都  要保密。意思就是说,如果有翻译人员和你一起去,他也必须发誓保密。绝对不要把这些会面放进你公开的行程表,让 别人看见,也不要对媒体发表任何有关和领袖会面的意见。  政治领袖的职业生涯需要高度的保密,你看似不重要的信息可能会破坏他们的公信力,毁了他们的职业生涯。

3、不要要求和名人合照。社会网络所制造的氛围让杰出领袖对与人合照格外谨慎。通常古里古怪的人会想在社会媒体网络上张贴他们和名人合照的相片,让朋友觉得他们是重要人物,可是这样通常会牵连到这位领袖。你可能是个有诚信的人,但因为你的政治、道德或宗教理念不同,可能会让那位领袖的公信力受到质疑。我不是名人,但经常有人希望和我合照,我不介意和人一起拍照,但有时候我的相片会出现在某个和我的观点或道德标准不同的人的网站或社群网页上。  更糟糕的是,任何东西一旦贴上网络,就很难再下架。

4、不要跟领袖要他们的通讯资料。把你的联络信息给他们,  这样他们如果想要跟你联络,可以联络的到你。大多数领袖会非常保护个资,例如私人手机号码或电子邮件信箱。跟他们要这些信息会让他们处于尴尬地位。同样的,如果他们把他们个人的资料给你,你后来跟他们联络,他们没有回覆,你就知道他们的意思。他们要不就是太忙,没有时间回覆, 要不就是他们不想和你建立关系。不要一直去打扰他们。绝不要将领袖的个人资料泄漏给任何人。如果有人想要和你认识的领袖联络,你要亲自联络领袖,然后把你朋友的联络信 息给他。

5、手机和网络不是安全的联络工具。很多世界领导人的电话都被监听,他们的电子邮件被骇。我不是偏执狂,我实  际上有过和政治领袖见面,后来发现我们的谈话被监听的经  验。我这样说吧:结果不太好看!

6、衣着得体。通常穿得比较正式比穿得不够正式好。通常 我在和政治或企业领袖见面时,我会穿西装打领带。女士们,  虽然穿洋装或套装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妳要打扮端庄。妳  要了解与你会面的人的习惯和传统,这样妳的衣着才不会不  小心得罪他们。

7、很多你我可能遇见领袖对自然事奉并不了解,他们也不懂「基督教的」语言或各种宗教术语。如果你要对某人  发预言或与他们分享上帝,你要用他们可以了解的语言。类  似像恩膏、悔改、外衣等语言,通常会让政府或企业界领袖  听不懂,他们也怕显出自己的无知,所以也不会问你要说的  是什么意思。这和灵恩派聚会中的基督徒不一样,这些人大  部分都不会分辨你的预言是否正确,意思就是说他们完全没  有安全网,所以对于你给这些领袖的先知性指引,你一定要  非常确定。如果你说错了,最好的情况是他们永远不想再和你见面。但如果他们根据一个不准确的预言采取行动,后果 可能不堪设想。你要确定他们了解你所说的话,知道如何应  用在他们的生活中。如果先知性话语是以某种模糊、比喻性  的异象或异梦呈现,就一定要解释清楚。如果你自己不了解 这个异象或异梦,可能最好就不要分享。

8、丢掉你的预设立场。如果你和高阶领袖见面的唯一目的  是要带领他们信主,那不如不见。他们会觉得你像汽车销售  员一样,他们踏进的是汽车展示场。单单只要爱他们,让你  的生命成为对他们的信息。利用你和领袖的关系来达到你的  社会、政治、属灵或道德目的是不智之举。也不要使用预言  来纠正领袖对各种议题的立场。例如,如果你反对堕胎,而 你要见面的领袖支持堕胎,不要相信任何你会用来纠正他/ 她立场的预言。你太过专注于自己的中心观点,就无法维持  客观,在你所关注的问题上,以客观的态度发预言来指引对  方。坦白说,当我们使用预言恩赐来纠正他人的道德价值,  这样的行为叫做属灵操控。门徒训练该做的事,请不要透过  预言来做。如果领袖向你敞开心房,在某个议题上询问你的  意见,那么你可以自由分享你的看法,否则让你的品格、智 慧和爱心来为你发声。

9、学习巴比伦的语言。还记得但以理学习了迦勒底的文字  学问吗?对于我们所服事的领袖,我们一定要了解他们的习俗、历史和核心观点。有些国家对某些头衔非常敏感。因着各种不同的理由,「基督徒」的头衔在很多国家有负面意涵。  回教徒将基督徒视为在十字军东征时犯下诸多暴行的敌人。无神论者经常认、为基督徒是反理性或迷信。过去两千年来「基督徒」这个头衔被过度滥用,很多人不再认为它代表耶稣基督的教导。通常领袖问我的信仰是什么,我会回答说我 是「跟随耶稣的人」。我们的呼召就是要作跟随耶稣的人。耶稣从未称呼我们是基督徒。但我的重点是我们在文化上要融入我们蒙召去带领的国家。

先知事实的新世界

神呼召我们作尊贵的先知,娴熟于君王宫中的事奉(但也爱 贫穷破碎之人),明白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划时代的季节,好叫  我们兴起,积极影响历史的轨迹。神赐给我们能力断开审判  的枷锁,开始建设、造就性的对受伤、痛苦和沮丧的人发预  言。神也任命我们作祂的新约先知,装备训练大君王的皇军,  让他们可以消灭黑暗,建造光明。

我们有些人可能从未进过皇宫大门或与世界领袖一起用餐,但我们仍蒙召为大君王发声,这样我们才能让绝望的有盼望,  丧胆的有勇气。在最黑暗之处,我们必须呼叫光明,在最黑暗的灵魂里,我们必须寻找宝藏,在最艰难的时代,我们必须使软弱的有力量。

威廉·莫尔丁(William    H,Man1din,美国漫画家)写道:「我觉得自己是平均法则的逃犯。」他说得没错。我们受造不 是为了作一个平庸之徒。神召唤我们,藉着祂的灵赋予我们  能力,让我们从众人中挺身而出,作一个勇者。我们必须拒  绝隐藏在不肯冒险、不动脑筋、行尸走肉的人群当中。我们  必须以基督的心为心,让世人接触到历世累代的超自然智慧——让智者惊艳、论断者沉默、转化我们的城市和国家的智慧。

耶稣说我们要使万民作主门徒,教导他们天国的法则。神应 许亚伯拉罕要成为多国之父,他的后裔要如天上的星、海边  的沙那样多。伟大使徒约翰听见天上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  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示  录十一章 15 节)这是我们先知的任务、使命和热情。我诚心祷告:在地上如同在天上!我要大胆邀请你离开千篇一律的 生活,加入我们的行列,扬帆启程,驶入先知事实的新世界。 

问题讨论

1、从作者服事那位国家领袖的经历,你有学到什么宝贵的功  课?哪些细节是你常会忽略的?

2、服事高阶、有影响力领袖的九个原则,你觉得哪个最重要?  哪个是你最强的部分?哪个是你最需要加强的部分?

3、你觉得你可以做什么不一样的事,使你先知性的服事是可  以跨越你舒适的环境、平庸的习情或教会四面的围墙?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