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婚姻家庭 > 天生女才

《天生女才》音频 第十二章



12章 文化的革新

 

在查考许多宗派的历史时,我注意到,当他们单纯地让神运行,且圣灵也浇灌祂的大能时,似乎没有人会在意妇女讲道这回事。但到后来,一旦他们变得制度化、程序化,并设立管理架构时,妇女就被排斥在外了。

颂赞那没造我为外邦人的那一位;颂赞那没造我为女人的那一位:颂赞那没造我为无知识(或奴隶)的那一位。」——土西他(Tosefta)

「一百个女人抵不过两个男人。」——犹太法典(B.Berakhot,Talmud)

「一个女人就如满了污物的水壶,壶口满了血,但人却费时追求她。」——巴比伦法典(Babylonian Talmud Shabbath152A)

「当一个男孩诞生于世上,平安也来到世间;当一个女孩诞生世上,没有什么会随之而来。」——巴比伦法典

由这些话语的描述里,女人常是边缘人物,是受到鄙视的。在这种扭曲的思维中,有一位带着文化的变革临到世上,就是救主耶稣基督。无怪乎妇女会敬爱祂。妇女是「最后离开十字架,又最早去到坟墓」的一群人。对女性而言,在过去或未来,都无人像祂那样破除隔阖,释放被掳的。

当我思考耶稣对那些低贱、受压制、被蹂躏的人,所发出的大爱,我就越发惊讶地发觉,祂除了在人际层面上显示自己的可亲近,同时祂也是个文化的改革者。如欲全然了解拆除隔断之墙的那一位,就得先来看祂诞生时的世界。

希腊罗马文化观

下列所示,是希腊及罗马男子对待女人的态度和处理手法,这些惯例自当时沿袭至基督降临的时日。

杀婴和虐待

女婴被遗弃,任其死亡的例子远超乎男婴。总结来说,养育女儿是昂贵而无报酬的投资,不只是她们年幼时的花费,长大后还得为她们准备一笔可观的嫁妆。

在罗马有个时期,丈夫以亲吻来迎接妻子,这并非情爱的表现,乃是查看妻子有没有饮酒。人们认为喝酒会令妇女「放荡」,而放纵情欲。如果女人身上带有酒味,丈夫有权将之杀了。

妇女通常在十二岁左右就嫁给年纪大她们很多的男子,每两年就该怀一个孩子。

注意辛尼加(Seneca,罗马哲学家,政治家)对妇女的观感是:

「妇女与无知是世上两个最大的劫难。」

「宙斯设立妇女为邪恶之首,即使在某些方面她们似乎有助益。但特别是对她们的丈夫而言,她们乃是祸源。」

「我们为作乐而有情妇,为个人日常照顾而纳妾,但妻子是为我们怀嫡亲子女,又是我们家产信实的守护者。」

犹太人的观点

婚姻

一个女子在夫家的安全保障受制于丈夫,如果她对婚姻形成「障碍」,丈夫有权休她;一个男子无须妻子同意就可休她,理由可以从她的失贞,烧糊一顿饭,到想找个更好的女人等等。

地位

大部分的犹太拉比在教导中再三强调妇女的低下地位。

雅加南(Yochanan)拉比曾引述米示拿(Mishna,犹太法典中最古老、最重要的部分),教导男人可随心所欲对待其妻子:「就像从屠户那里带回的一块肉,你可部分或全部烹煮,可以将之吃掉、腌制或烧烤。」曾有个女人向拉弗(Rav一个大拉比)抱怨丈夫虐待她,他回答:「你和一尾经烧烤或烹煮后被吃掉的鱼,有何不同呢?」

工作

妻子的家务包括磨面粉、烤面包、洗衣服、哺育孩子、整理床铺、纺织羊毛、洗丈夫的手脚和脸。虽然这类家事本身并不希奇,但在世上有些地方,这些简单的家事可演变得相当极端。迈克和我曾去尼泊尔,就听到当地一些部落民族的某个生活习惯,是要妇女每晚洗丈夫的脚,再把那些污水喝下去,以示尊敬。还个仅如此,当男子外出旅行时,他们自己洗脚,再把污水制在瓶子里带回家,好让妻子喝下。

信仰

犹太法典中对女人歧视的另一个范例是「对夏娃的十个咒诅」(The Ten Curses Against Eve),那是他们对创世记三6的诠释。

对夏娃的十个咒诅

一、「生养众多」指的是月事等类的痛苦;

二、养育孩子的辛劳;

三、  你要怀胎;

四、  生产儿女的苦楚;

五、  你要恋慕你的丈夫;

六、  他必管辖你;

七、  她缠裹如吊丧者;

八、  不蒙头,绝不敢出现于公众当中:

九、  只能有一个丈夫,他却可有许多妻子;

十、被禁锢在家中,彷如身系牢狱。

平心而论,不是所有拉比都憎恨女人。有一些像约伯斯(Jacobs)拉比就说:「一个人无妻子是不好的,没有一个帮助者,生命中没有喜乐、祝福和救赎。」但像约伯斯拉比这样尊重女人的言论,是相当稀少的。

越研读古代的文化,我就越敬慕耶稣所开的先例,祂以尊重的态度来对待妇女和孩子。以前我忽略了福音书里,有许多似乎无足轻重的言行:现在我明白,以耶稣时代的文化背景来看,那些都是了不得的事件。耶稣带来巨大的改革,不只是对妇女和孩子,也是对整个家庭。这些行为和教导,都被新约作者写下,成为经文。

福音的观点

从新约开始,妇女就被置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平等与杰出的位置。马太福音第一章就写出这种妇女的新地位,在那里马太回溯基督的族谱,他不只提到男子的名字,也提到弥赛亚家谱里一些重要的女性,如:他玛、喇合和路得。

另一个破除文化传统的宣告,明示于天使加百列不是先向约瑟、马利亚的父亲、或任何一个男子显现,乃是向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女说话(参路一26~28,今日我们可能会说她是个十来岁的少女,而尚未是个妇女)。天使所说的,更是令人惊异:「你在神面前已经蒙恩了。」

无怪乎马利亚会如此颂咏:「因为祂顾念祂使女的卑微:从今以后,万代要称我有福。」(路一48)

看到圣灵引导新约的作者,在经文各处都将男人与女人并提,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从耶稣以孩童的身份,在殿中传道的故事里,就美好地描述到这一点。西面和亚拿这两位有能力的领袖,受圣灵所感,见证耶稣是「以色列的安慰者」(路二25)。亚拿且向所有盼望耶路撒冷得救赎的人,预言讲说耶稣的事(参路二38),印证耶稣是弥赛亚,在那一天是由男女两人,美好地宣告出来——预表了圣灵将要浇灌在仆人和使女身上(参珥二28、29)。

路加对耶稣诞生的记录里,还列出二对男女:撒迦利亚和以利沙伯、约瑟和马利亚、西面和亚拿。

在耶稣的比喻里,有更多这种男女并提的例子。例如在路加福音十八1~8讲到有个妇女,不止息地求那不义的男法官为她伸张公义。这故事的背景是个男性主导的社会,妇女们甚少能得到男子般的公平待遇。这妇女因其坚持,她的呼求遂蒙垂听。耶稣以此声明结束这个比喻:「神的选民昼夜呼吁祂,祂……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路十八7)

威勒灵顿说:「耶稣选择一个需要帮助的妇女,来作门徒的榜样,这点可能显出在一男性主导的社会里,耶稣对此族群的怜悯与关怀;另一个原因是,耶稣注重这位女子的行为(她的毅力或坚持)。在一个父系社会里,这常被视为是女子的缺点(参箴十九13)。」

耶稣事工里的妇女

约翰福音第二章的起头,是耶稣与祂母亲间有趣的对话。马利亚告诉耶稣:他们没有酒了。显然她认为祂可改善这个情况,祂却回答:「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二4)

对我们而言,「妇人」这个称呼似乎相当不尊重,但在此经文中并未显出鲁莽之意,同样的称呼亦见于约翰福音十九26、马太福音十五28、路加福音十三12、约翰福音四21和八10。耶稣称祂的母亲为「妇人」,并非要拉远与她的距离,那句话:「我的时候还没有到」,可能是指当时候到了,她会以全然不同的方式来看待祂——认识祂是救世主,而不仅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认知。

事实上,即使是一个「妇人」的求助,祂都愿把水变成新酒,祂还把歧视妇女的这壶「陈酒」,转换成「不分男女」的「新酒」观念。就耶稣而言,有需要时,女人与男人同样能来到神的宝座前。

我对此经文有另一个见解:在耶稣时代,人们敬拜的众神之一是巴库斯神(Bacchus),即罗马的酒神。耶稣的第一个神迹是将水变成酒,显然是对酒神——紊乱与狂饮之神——直接的属灵宣战。耶稣将圣灵的新酒带来,要使所有事物各就其位,恢复秩序。

当时,对歧视妇女文化的第二个大冲击,是耶稣与撒玛利亚妇人的对话(参约四4~26)。在圣经中记录耶稣与任何人的对话里,这是最长的一段。如果犹太男子要辱骂任何一个甚不洁净的女子、或一个极不道德的女人,那必定是针对撒玛利亚妇女,而就是这么一个女子,耶稣却与她相谈如此之久。在祂的事工里,最重大的神学教导——即在祂对自己是弥赛亚的····


【因版权原因!暂无法分享全文】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