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牧相关 > 牧者的工作

第五章——走钢丝

第五章

走钢丝

你可能觉得我还未讨论关于牧养的主题。这需要讨论,但是我不得不说,有些内容难以用言语表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只能用圣灵有活力的工作来表达。堕落的受造物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这个世界当下是在那恶者的手下,我们只是在走向完全的过程中。敬畏上帝并有成效的传道人的工作是走钢丝。如果你容我恭敬地说一句(毕竟主耶稣也使用惊人的比喻),这是圣灵的钢丝。这是个可笑的比方吗?这显然是一个很难发展和应用的比方。就牧养而言,是关于过去和现在的平衡。它也涉及关于世界的平衡,即"身在这个世界"却又"不属于这个世界"。

找到平衡

我们必不要活在书本的世界里,而要活在真实人的世界。然而,所有值得与人们讲的有永恒价值的东西是来自于书籍。所有这些都总结于那真实为人的一位,并且我们侍奉的结果从来不是假设,理论,训诫,教义,而是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道成了肉身永远住在你我的里面。主耶稣自道成肉身以后人性是存到永远的。盼望不是在任何动物性的层面,或者是任何级别或阶层的天使性,而是在人中第一人里,一切被造物的王。圣灵的钢丝张力在于,基督耶稣和祂来拯救的罪人之间,已经建立并保持的这个交通的平衡。走钢丝的人,即传道人的危险,就是或者倒栽葱式地栽下去,或者灾难性地倒向已不通用的过去,或者同样灾难性地倒向另外一侧,就是当今的这个空虚年代,并且迷失在没有目标的同时代中,无用的时髦中,存在于这个世界并且深入其中而不能对这个世界有任何影响。

这个平衡的建立需要我们认识基督并祂的道,并且藉着祂的话语认识祂是全足全丰的,也是这世界的终极、绝对的真理。这也要求我们活在当下我们自己的年代,不要把我们与我们同时代的其他人所思想、讲说和作为的现实世界所割裂开来,不要与世隔绝。我们必须了解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当然我们不需要了解一切的事情。无论如何不都是重要的,而且有很多是空虚重复的,我们当然没有时间了解所有细节。我们必须了解报纸上的新闻(其中的一些),电台和电视台在播报什么,我们当地市政厅在说什么,人们休闲时间做什么,我们所在区域人们秘密违法的活动是什么。我们必须了解贼窝的动向,城东头到西头乡下人当中有什么邪恶的事情发生。我们必须了解知识分子们讲什么,或者要在书中、剧本里和文章中所谈论的。我们必须了解一般的倾向,如此我们知道必须向他们说什么,以及当代的教会未能传讲的真理。至少我们必须了解老百姓在说什么,做什么,当然没有任何不健康的专注,我们必须了解不检点的女人和野蛮的年轻人决定做什么。我们也要有些对于科学,哲学,教育方面的趋势的了解。我们必须不要对世俗社会报有幻想,及随之而来的在儿童当中,对基督教信仰和属灵价值的几乎全部的忽视。我们当然要非常清楚这个国家道德放纵的光景,原因是传道人的口实际上已经失去了道德和属灵的权威。

不惧怕上帝

今天世人的眼中对上帝没有惧怕。教会是该受相当的和直接的责备的。如果人们敬畏上帝,那些固执错误的所谓知识分子,没有意义的对色情有些变态的男孩,无论是在剧作家,小说家或自大的讽刺文学家身上,就从不敢傲慢无礼地残忍蔑视任何圣洁、清洁、良善和真实的东西。

苏格兰广播公司的节目,就正派和敬虔的标准来说曾比英格兰的高。我不了解别的电视公司。前段时间,有位在苏格兰广播公司委员会的学者,就污秽的电视节目处理该公司的理事长。这位学者也报告说,在伦敦的人傲慢无视他的批评。这必然地让我们震惊,但不是使我们惊骇。我们了解圣经中所讲的。这种情况在先前的世代发生多次,虽然不是当今时代的色彩。我们回顾洪水前的邪恶世代,看到挪亚努力地做两件事情:建造施行拯救的方舟,并向将被洪水淹没的那个世代的人们传讲义道。

挪亚向他时代的人传义道有什么意义呢?不是浪费时间吗?不。当耶稣在自己的身体死亡和复活之间,向监狱里的灵传道给他们听,很可能是向在挪亚时代迷失的灵魂传道。基督向他们宣告审判,不是传福音给他们。他们拒绝远离福音(查一下希腊文就能明白)。他不也是已经看到受咒诅的上古时代并对他们说,"你们没有藉口。挪亚向你们传道100多年,警告你们将来的结局。"

于是,当我们面对当今的邪恶,我们便不会惊慌或恐惧,也不会自满。我们会尽力从曾经面对那样邪恶世代的古时伟大圣徒的眼光来看这个时代。我们可以看到在当下这个败坏时代里我们的位置,以及完全更新版本的邪恶。那就是说,我们会明白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

我们会看到撒母耳如何处理已经偏离正道、祭司疏忽职守的以色列国的问题(撒上4,7)。我们会看到,以赛亚时代以色列国和犹大国的光景;100年后耶利米时代犹大国的情况,先知说到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我们会看到保罗时代雅典人盛行的偶像崇拜,还有马丁路德时代教会的腐败。我们也会看到,没有懦弱的惊慌使得先知,使徒和传道人逃跑,用道德和社会秩序的缓解膏药来医治致命的癌症,也没有用散发甜美香气的软膏,治疗根深蒂固的大麻风病。他们认识上帝并祂的道,他们知道上帝的灵,并上帝怎样的话语如何在那个世代工作。他们知道该如何向人们如雷贯耳般陈明上帝的道。事实上,要记着雷声不仅是让人震耳欲聋,同样地让人听到随之而来的预兆。他们只是将上帝的道应用在他们的时代,从上帝曾经对从前年代所讲的话语中(他们总是回想以色列人在埃及和旷野的日子),他们可以挑选出相关的话语给他们所处的时代听。

也不都是审判的宣告,虽然上帝用祂的话审判邪恶的世代。有关审判的信息在先知书中不断地出现,同时也有对忠信的百姓的纯粹的安慰和鼓励,以使百姓在邪恶的世代中有盼望地忍耐。无论这邪恶的世代带给世界什么,只有相信主神上帝的人能有所盼望。

明白你的圣经

顺便提一下,我想知道,你对你的圣经了解的程度是怎样的呢?我不是说细节,比如说你能不能找到的旧约中不著名的名字,而是说你是否能够纵览旧约圣经,并用有意义,有智慧的几笔勾勒出旧约历史的轮廓,并指向基督呢?

很多传道人并不使用他们所知道的圣经内容。我极为吃惊神学生了解圣经那么多,然而他们给予群羊的极少。比方说,亚伯拉罕从波斯湾被引领出来,进入迦南。他的孙子雅各以色列带领全家下到埃及。最终12个支派被从埃及为奴之家领出来,为了侍奉上帝产生了一个新的国度,是在逾越节的"死亡/复活"之夜和清晨被领出来的。他们被带到旷野,然后进入应许之地,并在大卫和所罗门的年代彰显上帝国度极大的荣耀。当这些伟大的君王内心中,罪恶的种子使得国家遭到毁坏,因着他们的奸淫,身体的以及属灵的邪淫(称为拜偶像),以色列这个国家被上帝弃绝了(赛6-10章)。然后,上帝把希望聚焦在余民身上,一群从巴比伦的肃清之火拯救出来的以色列民。祂保守那些在被征服和贫穷中,紧紧抓住锡安磐石渡过500年的人们。从那以后,大卫王室的血脉落魄到一个农村使女和乡村木匠的头上。不要忘了木匠约瑟很有可能享有权利,成为是他所处时代的合法的以色列君王,因为清楚可见他是所罗门和大卫王谱系的后裔,详见太1章和路3章。世界的盼望,以色列盼望要来的那一位,由马利亚所生,由那位叫约瑟的男人保护着的使女。所有这些是因为上帝对祂自己百姓的信实的审判。

注意那个纵览并其意义。这个故事始于一位叫亚伯拉罕的人,被兴起成为一国,后被传承到余民身上,再聚焦到一个人身上。再次思想:从一个人,到一个国度,到无数余民组成的奇妙隐藏的国度(隐藏的国度,希腊文是ecclesia,意思是每个世代从世界里"被呼召出来的人")。新的国度是透过一个新族类的元首建立的。这个新族类是以神迹性地、不为世人所能眼见的方式出生。这个族类在恩典和大能中成长,就是基督徒在圣灵中藉着圣道被养育并长大成熟。在天上有难以置信的圣徒的汇合。直到那光明的大日,上帝荣耀完全彰显的日子,国度的君王与祂圣洁祭司们一同前来在天上和地上建立公义、圣洁的国度。

这是何等奇异的理念!无论我们所处的时代坚持什么观点,或者威胁什么,如果知道从事传道工作将来的盼望是什么,我们怎能失衡呢?我认识一些传道人,为了从圣工的负担中得些轻松的解脱,他们阅读一些充满混乱、扭曲、吸引人的并帶有出人意料的聪明情节的小说。但是无论是他们自己的大胆想象中,或者是他们所喜爱的小说作者的狂热想象中,都不能有任何比这将来的盼望更让人兴奋的。这是上帝已经做的,也是正在做的极好的、极精彩的工作。真理比科幻更奇妙。这属天的盼望是极其的单纯,然而又是令人惊异的困难和复杂。然而这是有道理的,是我们这个疯狂世界中的唯一正常有道理的事情。

任何时代中,那些太容易被世人的邪恶所恐吓的人,被错误事情所搞得惊慌的人,是生活得太投入其所处的时代了。他们已经丢失了给这个看起来充满灾难的时代的信息。是他们赞成用膏药和眼药水来满足这个时代的需要,而不是服从严格的上帝话语定规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核心。他们所做的如同试着净化水龙头流出来的自来水里的污染,却不治理水库或者有毒的水源。对最紧急的当代情形,需要应用上帝的话语来引导,但是我们若是头脑发热,短视地集中我们的牧养在这些烦扰你的社会现象上,永远都是对当下邪恶的世代在讲坛上呻吟,那饥恶的群羊要吃什么呢?那恶者是个让人偏离正业的好手。

世界中的教会

如果你是一位平信徒,比方说是一位国会议员,或者你们市区或村属委员会的成员,那么作为一个平信徒基督徒个人,并且作为一个正义的人来为了基督的缘故服事你所在的时代和世代,你应该继续从事那些工作并尽力做好。西里尔·布莱克(Cyril Black--见备注10),在西敏如此做了多年,做得很好(不要忘记我说过的关于19世纪社会改革家的观点)。但是作为一名牧者,你不能把牧养的工作搁置一边,去处理政治和社会学问题。那样的话谁去尽你当尽的牧养群羊的本分呢?上帝的国度的情况会是怎样的呢?如果一个世代所有的传道人,都尝试去做使我们的人类生活更美好、更体面、更有价值的事,那么只有很少一些人归向基督。那些归主的人被丢在那儿营养不良,因饥饿面黄肌瘦的状态,都是因着传道人忙着在政治和社会领域冲锋陷阵。那个时代的天上圣徒集合将是怎样的呢?如果50年或少于50年,没有什么圣徒添加到天堂的等候厅的话,还有教会里都是属灵的婴孩,那主耶稣会怎么做呢?祂在每个世代的完美计划会被熄灭。教会永远不会按着主的计划成长得完全(上帝的旨意不会受拦阻,最终必然成就。属祂的百姓必定得救。所以,这个假设是不存在的。这里作者是强调传道人当尽的本分是牧养群羊,而不是去社会工作。牧者当在上帝的家中,即教会中,带领上帝的百姓不断地认识天父上帝,敬拜侍奉永生真神,同时引人归主--译者注)。

虽然那些社会工作本身是好事情,起到暂时缓解人们在地上的状况的作用,但是任何事也不能与建造上帝和祂百姓的家相比,教会是由活石建造起来的,是蒙赎子民的国度渐渐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任何时代上帝在哪里掌权?在教会里。信徒是天国的孩子。上帝的传道人或者牧羊人蒙召来聚集羊群,喂养他们并预备他们转移到属天的等候厅,直到国度的日期满了。当你思想这个世界,想一想,我打保票,地狱一填满,天堂也是满员了。任何世代增加的不敬虔的人,在等待大日汇集的众圣徒面前都等于无有,

这不是要我们对邪恶自鸣得意。如果是这样的,必须停止如此的心态。这个世界上的罪恶让我们看见阴间的深处,我们在恐惧中后退,并且努力把陷于同样惊恐的人拽回来,把他们从火中拉出来。那恶者是那么的猖獗、显露的并无礼的。我不认为,任何上帝呼召的传道人会对今天的世代满意。他们更可能是在失望当中,但我们务必也不要陷在失望中。我们的工作是增加圣徒到天上等候,不只是增加传福音后的属灵婴孩而已(林前3:10-15),而是加添为主打美好的仗的圣徒人数,就是那些勇敢并甘心与基督同受苦,在地上为基督而活,因此将来与祂在高处同作王。

所以,20世纪90年代的传道人的工作必须与19世纪,或者16世纪,或者21世纪90年代的工作是一样的。虽然会有独特的时代倾向性,应用特别适合自己所处的年代而不是其它时代。传道人应该传讲整全的上帝的道,不断地应用于那些听到这些信息,并及时地领受到自己生命中的人。即使很少有人是这样的,传道人还要坚定不移、不受搅扰并不受威吓地忠实传道(记着挪亚方舟和他警告世人的话;记住以赛亚和耶利米警告以色列国民的话,以及他们给信实的人带来的安慰)。无论一个世代的人所目睹怎样的光景,所必须忍耐的,上帝仆人要不断地忙于传讲祂的话语,使得信徒活在上帝的大能和荣耀中。那是一件永不过时并真正的工作。这是个无论是时间,或是魔鬼,或是地狱都不能取消的工作。那样的传道人全心集中建造教会。然而,他们会睁大眼睛关注所处时代每个重大的时刻,在教会里正在发生的及对教会有影响的事情都是最重要的。毕竟,那是唯一存到永远的事情,地狱除外(这唯一存到永远的事情应该是教会活在上帝面前。地狱里失落的灵魂虽然永远存在,但是与上帝的面隔绝--译者注)。

他们要拿起利剑,就是上帝的道,应用到他们所处的邪恶世代。这利剑将有关灵魂的事剖析开来使人看明真相,从属灵的非眼见的,到显露出来的邪恶,不仅是摆在面前的,或者潜伏的,也有根深蒂固的都显明出来。我指的不仅是魔鬼使用人做恶,还有奉魔鬼邪恶混乱之命的魔鬼中队和魔鬼军团的邪灵作为。传道人从不该被恶者转移焦点。他们从不会视魔鬼于不见,然而他们的心从不会无视圣灵在他们心里所说的和透过他们所做的。因为他们俯伏在圣灵的催逼之下,他们必须不停地向恶者"开枪"以让其退去。他们许可自己暂时转移注意力但不是永久地。

荣耀的前景

上帝的国度计划被一些教会和世界所误解。上帝并非希望在一个时代建立一个国度,然后希望接下来的堕落罪人仅仅跟随前人的脚踪而已。恰恰相反。好的父亲生出恶子,别问我为什么。看看希西家的儿子玛拿西,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和西底家。约西亚曾是犹大国和以色列国最敬虔的王。

上帝把盼望定睛在每个时代的余民身上,他们是活在对弥赛亚的盼望中和其权能之下的。弥赛亚基督在不断加增的兴奋激动中(如果我们可以用这个拟人化的词来描述全能者的话),盼望圣徒云集在天上,直到最后圣徒数目满足,天军扩张得那么强大,为殉道的圣徒申冤的声音那么响亮,三一真神发令使圣徒所蒙的冤得以昭雪,在主神的带领下,这得胜充满了整个受造界。何等令人激动,不是吗?

在先知以赛亚和耶利米时代,以色列复国的盼望、再现昔日的荣耀和大能的希望破灭了以后,先知们在上帝的灵引导之下看到盼望在余民身上,就是那些由圣灵将上帝律法刻在了心板上的人们。随着谴责和警告,先知们大声宣讲,对有信德的上帝的百姓带来甜美安慰的话语,真正的盼望!

并非是因着要来的审判有什么盼望,而是在不褪色的光明盼望中看到那将来的审判。因这盼望是确实的,这盼望是建立在锡安磐石之上的,可以严厉地宣讲这将至的审判。不必惧怕这会使得主亲爱的子民误解、惊慌并变得泄气。他们的盼望不是根基于这世界暂时的存留,而是在基督这稳固磐石上。所有其它的根基都是下陷的沙土。那么盼望只能从审判显现出来。彩虹只能在云朵上发光。只有上个季节收下来的种子,球茎和块茎腐烂后才能生发出新芽。纯金只能从熔炉中滚烫的矿渣中提炼出来。

否则更简单地说:一个牧养人不只是看守羊群不被野兽吞吃而已,从野兽和其它的危险中把羊拯救出来并不是喂养。如果群羊没被喂养的话,他们安全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被救出来挨饿有什么益处呢?我们必须被救出来后健康有力地活着,长大成熟,好与基督一同在祂的国度里作王。为此我们务必要得到喂养。任何使传道人将永恒的使命放在次要位置上的试探,必须从最终的结果来省察。这个使命是当下的职责,你生命的呼召。你所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否是上帝所任命的呢?

恩典的神迹

你记得我开始说过,在任何时代,从事敬畏上帝和有果效的侍奉的唯一方式,就是在圣灵的钢丝绳上行走的工作。走在这条钢丝上是圣灵充满,并圣灵感动引领的真理话语执事的工作。你也许不喜欢这个比方。好吧,我告诉你我使用这个比方的原因。任何人能走在纤细的绳子上,四周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这本身就是个神迹。这几乎是与自然定律相抵触的。一个脆弱的、堕落的罪人是不能胜任这样富有技巧性的英勇工作的。只有在钢丝上达到超级平衡才能免于瞬间的毁灭。栽向哪一侧是无关紧要的。走钢丝的人的安全只在于完美的平衡。

传道人的工作在这世界上如同走钢丝。"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当一个成为属上帝的圣徒时不会缺乏神迹,因为一个人归主就是超自然的工作。上帝能够使我们的新人成长,超越并胜过自己,比堕落的自我更强大,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最伟大的神迹,便是即使仇敌疯狂攻击,神的仆人却一无所惧,勇往直前地成就一切。只有当我们认识到,被上帝使用做点什么,是祂恩典的神迹时,才有可能发生神迹。

如果我们觉得传道的工作是容易自然的事,别人失败了,但是等到我们开始时会让他们见识一下!如果我们无视危险觉得太容易了,能拿下比我们还优秀的传道人的话,我们一定会摔下来。无论我们是崩溃于死气沉沉,或是崩溃于斗拳打空气的活动家,都无关紧要的。无论世人如何讲说我们也是没什么的,因为我们可能跌在一个非常受尊重的位置上,可能是跌进一张网,实在是网罗,或者跌入高高的一堆豪华地毯里。我们从钢丝上坠下来了。走在钢丝上,唯有圣灵自己,以使我们保持平衡达到有果效地侍奉上帝。

失衡

有两种危险,即我们会从两方面遭受攻击。第一,全心集中于真理的整全,教义,公式,命题和原理,那我们就走向了纯学术并死板。当然没人会认为我是反学术的。虽然我从未成为学者,若来看看我是多么用功作学问,你认为我反学术的念头马上会烟消云散。

另外一个危险就是我们会全面倒向办活动。常常在无果效的圈子里跑来转去。总是把情感罐子搅和到沸点,将圣灵的同在和工作等同于喧闹声,嘈杂的谈笑声,喋喋不休地饶舌,大哭大笑,鼓掌声和紧握人的手等等。

实际上是不可能,我说是不可能的,若不是单单依靠圣灵的工作,我们不可能达到整全的教义和属灵的活力之间完美平衡的传道工作。属灵的活力是有生命力的传道事工的核心。整全的教义有造就健康灵命的果效在于圣灵的工作。一离开圣灵的工作,整全的教义立即变成僵尸。圣灵的工作发生在会友的身上,是因着圣道必须先在传道的人身上发生功效,再来面对、挑战并刺入他人的心思和意念,良心和意志。有人会以任何可能的方式贿赂上帝,以节省他们自己成为圣灵工作的发电场,这本应该是使他们成为大有能力的讲员的施恩媒介。道成了肉身,主耶稣取了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人性。那是为什么,一个人的生命有时可以不用言语而能挑战别人。那不用言语产生挑战的生命,从来不会是不活在贤明审慎的、及时的、恩典的和敏锐洞察的话语掌管之下的。

另外一方面,因为圣道只有藉着圣灵在人心里的感动使话语执事的工作有成效,那并不是说每个灵都是圣灵。圣灵和其它的灵的不同在于,钢丝绳,一条真正实体的细绳,和非实体性的空气之间的区别。后者使得我们因重力作用从钢丝上跌下去。在我们传讲圣道,并在我们会友的心思意念里达成了决定性的工作果效之前,恶者并不那么在意去毁坏我们的工作。有许多的灵,我们必须得试验他们。如使徒约翰所说,把这些灵带到耶稣基督整全真理的试金石面前试验。主耶稣的真理是给人带来生命的改变,结果子和闪烁人性的光芒。片面的真理不会改变人的生命直到它闪光,赤热并出现火焰(即生命变幻出主耶稣的荣美来)

真实的真理若经由属肉体的、堕落的老亚当传道人,不是在圣灵中,只是片面地应用基督到老亚当身上是不会奏效的。这种工作是有局限性的,如同给一幅老照片翻新,给一位老人一双新腿,或者给一个旧的洋娃娃穿上貌似基督徒的外衣。永活的基督的灵从亘古到永远,然而是长新的,把上帝话语中的老旧的事发出耀眼的光芒,光照人心,常常是痛苦地向神家里的每一位展示或好或坏的神家里的每件事。基督永活的灵将圣灵隐藏的事少有地显明给我们,或者让我们明白一些事情,使它们在最实际的生活情景中更清楚和明显。圣灵使圣经真理触及日常生活中的事。圣灵就各种题目发出有权威的宣讲:道德方面的,宗教方面的,个人层面的,国内的和社区范畴的。

保持你的平衡

巧妙的平衡唯独藉着耶稣基督的灵,随时地运行在祂拣选的人心中,因为在这些人的心中圣灵可以畅通无阻。然而要经过大量的训练和管教,对长期学习的圣经真理知识毫不怀疑,如同摩西在米甸的四十年,耶稣在拿撒勒的三十年,保罗在亚拉伯旷野的年日。我们是那么地巴望一个短期的培训后就开始长期的牧养。耶稣接受了三十年的培训后开展了三年的宣教事工。无论培训或长或短,必须都是全面的。因为有果效的、属灵的平衡需要包括有活力的个人与主的生命的接触,几乎是电流的工作。下面是一些决定你的牧养事工果效的试金石。

认识基督

首先,你必须认识基督,和祂有个人间的关系(比较信心的灯和彼后1:19,藉着基督的来到"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基督在你心中是只是一盏信心的灯,或者炽烈燃烧的荣耀的太阳?基督在你里面成长,以至于基督的身量远远超过你老亚当的残存老我了吗?你不应该只是相信祂或深信祂而已,你必须认识他是你生命中最有权柄的那一位。

确定你的呼召

第二,你必须知道或者试图寻求决定性的确据,你是蒙召做上帝话语的执事。你必须在开始事工之前,最终对此十分肯定,以至于你愿意为之而死。

等候祂的旨意

第三,你必须愿意等候祂的旨意。我所认识的苏格兰的,最富有工作果效的传道人,已经等待了多年才开始上帝给予他们的任命。我多说一点,有些人不得不多等候些年日。我称其为传道预备期。这常常更是为了个人的好处,而不是因着不愿意出来传道而与上帝讨价还价。你必须确信你在合适的位置上。只有一件事使我呆在讲坛上:当所有的地狱之门都打开来攻击我时,我清楚是上帝把我放在那儿,并且我必须一直呆在那儿直到上帝把我带走。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向我的敌人愤慨地告白,我是蒙上帝呼召如此传道。我保证你有惊人的效果!

向自己死

第四,最重要的一点,在你个人的、亲密的、最新的对基督的认识,保证在祂的呼召里,担任并扎根于你的位置,实际上你必须很大可能的完全地死掉,或好或坏的。不要忘记当耶稣死的时候我们所有的罪都被带走了。祂是那么的良善,并可以在地上更长时间做善事,但是他必须得死,为我们的罪恶死。我确信,大多数甚至受最好装备的传道人,会发现他们自己不够勇敢向着新生命活,或者更是没有足够勇敢向罪死。我们必须全然地向自己死。全人降服于上帝,如同罗六11(见备注11)所说。不只是"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而是把从基督生的生命降服于祂的旨意之下。保罗在罗12章回到这个观点,说到要把自己交给上帝,如同一个被打败缴械的士兵--献上自己当做活祭。比起为祂而死,即逃离或出埃及,作为一个活死人为祂而活难太多了。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反复讲这别人不愿意听的事,并使其看起来太痛苦困难。我的回答是,因为我不能使它听起来比这更难了。比起你能梦想到的要坏得多得多。很多年轻传道人曾经在他们开始牧养之后的一年或两年之后来见我,他们努力将所学的用到实践当中,他们曾半信半疑地领受被教导说牧会中会产生的困难,现在对此已经有了新的尊重。作牧者是一个激进的工作。简直找不到什么比方来描述,这是一件生死攸关的事情。

让我们用电力知识来讲一讲。你必须全人向自己死,以把使上帝的大能电流传输到别人身上。在开始有广播事业早期有一个很古老的故事。据说是在乔治五世在位的第一个圣诞节。白金汉宫被发现有一根重要的电线断了。当时那位工程师来不及修理,只能两手将电线的两端放在一起,在他的手中燃烧以使电流畅通传达国王的消息。也有一个版本说这生死攸关的电流穿过的是,这位献上生命来保证战争时期通讯不至中断的工程师的死亡身体。到底这个故事与电学原理有多一致不是我所关心的,我只是知道要尽我最大的、痛苦的、致命的、心碎的并苦闷的代价来从事牧养。上帝的道从来不会穿过一个活人。那个人必须是一个向罪死的、舍己的人。要是你能了解我必须死的程度该有多好!传道人必须作为负极与上帝的正极相连。在传道人宣讲上帝的信息时必须没有属肉体的拦阻。事实上,如果我们不百分百地在上帝同在中侍奉,顺服上帝透过我们作工的话,我们就是在打空气,浪费生命。我们的牧养只不过是为了得到工资,对于我们的任何痛苦不会结出果子。

不要做独行侠

首先,没有一位基督徒能单独地做这个事工。再没有比"教会之外没救恩",这个古老的拉丁语谚语能更表明这个关系。对于那些得救并加入教会的人,当然没人是自己或能够靠自己得救的,只有透过教会的整全话语的传讲悔改相信。我相信,没人曾经完全独立地为上帝或者为基督的缘故行过什么善,而没有其他的基督徒在某个时间和某个地点参与到其中。教会的工作是在基督新妇里开展的,都同归为一。我们没人单独作主工。

有人拾到一个小册子里的单页,或者在野地里捡到一本圣经,读了以后得救了。这可能从来不是圣灵的直接行动。是有人放在那的,即使是不经意做的。或者是私下虔诚的祷告,或者一些别的基督徒在公祷团契中,可知的或未知的,将上帝的联络网线联系在一起。圣灵差派腓利从撒马利亚到加沙,去找一位驾着他的豪华马车急着赶路回家的太监。这后面是谁的工作?可能是撒玛利亚教会的祷告会。他们自己也很惊愕地发现,他们曾祈求他们的领袖离开本地去到埃塞俄比亚(圣经译作"埃提阿伯"-译者注)建立教会。"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这个"马其顿人"是一位天使吗?即使如此,他必是某人的天使。有人为灵魂得救的祷告,是在哭着祈求一位保罗跨过爱琴海去传福音。

我不是说圣灵从未只透过圣道直接工作,虽然我对此十分也愿意相信。但这不是祂通常的方式。上帝尊重人,特别是祂在耶稣基督里创造的新生命,并且定意只是藉着祂的教会来完成祂的工作。透过教会,我是说最重要的是藉着祷告和传道,彼此有效地联结在一起的一群人相爱的团契生活。不是说只是那些做话语执事的传道人,那些作基督的仆人,被用来拯救这个世界的。祂没有别的人,也没寻找别人。当耶稣升天以后,留下十一个门徒为祂工作,并应许他们祂的灵降临到他们身上,他们被圣灵充满去作主工。主耶稣没有别的计划,只是透过祂的教会完成福音大使命。

我有些偏离主题。我的观点是我们没人能靠我们自己有果效地传道。我们必须被教会差传,是祷告的教会,无论是怎样的没特点的基督徒聚集(当然不能是异端--译者注)。我想前面提及过,无论是宣教士还是传道人都应该有母会支持他们。应该是母会把他们差派出去的。如果他们觉得,唉,自己是孤单的一个枝子,或者在单打独斗,这也是很多宣教士的感受,他们可能得好好省查一下自己的呼召。不要出来宣教,直到宣教士能找到支持和指导,与某地的一个基督徒团体相关联,这个教会愿意宣教士归属于他们,愿意照顾并准备把宣传士推出去到福音的战场。我承认,传道人找到第一份牧养的工作之前,是不会发现那么一个团队的。他会发现自己的第一个堂点都是他从前不认识的人。这些人也曾经游过所有的江河才找到他们的牧者。这个时刻,鱼和打渔的高兴地对彼此说"你好,我一直在寻找你!"。

总结

让我们回顾一下前述观点。我们必须认识基督。我们必须蒙祂呼召,不是为别人去作主工的。我们必须认出祂要我们出来侍奉的时间和地点。我们必须向自己所有的罪死并且向自己死。实在说来,无论是我们老我身上,在人看来良善的还是罪恶的都得死掉。我们必须明白我们的侍奉是一个差传的,祷告的教会的一部分。这样的教会是不断地聚集,流动上帝的灵的交通电流的松散电线头,把正确的线握在一起,不让他们滑落,而是用火热侍奉的心和手,藉着宝贵的祷告把这些线聚在一起。最后,我们必须明白并认识到最重要的,敬拜、侍奉耶稣基督的教会,被称为教会的人永远是余民,余民,余民。然而,如同耶稣、保罗和旧约所有的先知那样,我们必须从来不要从一个挂名的或者后退的教会轻易退出,直到最后绝望痛苦的时刻,教会犯罪被分裂。如果是他们把你扔出来就另当别论。犹大参加了主耶稣最后的晚餐,主耶稣容忍了他。记住当保罗宣教经过以弗所教会,与众长老离别时预言在不只在教会外,也会在教会当中兴起敌人。读保罗书信到提摩太书,还有其它的地方,你会发现新约中,仇敌的势力聚焦在挂名和的后退的基督徒身上,为的是毁坏和使得基督的教会失去能力。我们务必不要惊恐并逃进分裂的亚杜兰洞寻求安全。在那里并没有安全。如果不归回羊圈,分裂者会使得群羊死去。

今天,很多基督徒社团和协会,宣教社团在渐渐地死去,但是古老的教会不会死。我不是说宗派什么的,而是基督的真教会,建立在上帝的整全圣道上的,有着生死攸关的的见证,可能不是完全的,是基督年代教会的当代分支。教会不会死。不要逃离在你看起来是下沉的船。耶稣在她里面,即使对你来说祂好像在睡觉。不要试图努力保持她清醒!而是唤醒主耶稣,祂会救她。如果罗马天主教会的光景让我们局促不安,会使你尴尬吗(我想作者是说,即使罗马天主教会在中世纪那么的黑暗,教会也没死。上帝兴起改教运动使教会,上帝的余民继续传承真理--译者注)?

一件使我惊诧的事,是当"老苏格兰教会"复兴时有些宗派的信徒对此的苦毒。他们嘲笑老苏格兰教会失去了战斗力,并且发现他们在鞭打的不是一匹死马,而是一匹能踢人并有战斗力的马。我相信只要苏格兰教会根基还在,没人需要离开她,然而绝大部分已经离开。你只能从苏格兰教会内部复兴她。但是你必须遵守这些原则,就是我曾使用去试着复兴苏格兰教会的。

现在我不要求对我所说的作任何回应,但有一事:你要到上帝面前,对祂说,"噢主神上帝,使用我。那就是我所蒙召的。使用我,如同你使用慕迪"。我用他的名字是想让你知道我对这个极棒的弟兄没有偏见。但是我反对把慕迪的事工视为一切,成为基督教会的一切并终极目标。这是慕迪从不允许自己那么做的。"使用我,主,无论任何代价。使我成为或安静的,或熊熊的火焰,按你的意思,炼净我们今天传福音事工中的渣滓,并且烤焦不敬虔的,污秽的,在社会上遍地流行未加抑制魔鬼的尾巴,然后建造教会和耶稣基督的国度。使用我,主啊,使用我或来服事或来献祭。"

愿遵主旨 随时随地

直到一日见主圣容

分享光荣 喜乐 安息(见译注12)

译者备注:

1.三十九信条:为英国教会所用之信条。于一五六三年以拉丁文发布,于一五七一年以英文发布,系由四十二条删去七条,又新增四条而成。亦为美洲圣公会之信条,带有加尔文主义色彩,反对天主教。节选自赵中辉编著:英汉神学名词辞典新增订版的660页。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

2.这是作者引用童话故事"杰克与魔豆(Jack and Beanstalk)"的情节:当杰克砍断豌豆茎的时候,巨人也随之倒在地上。作者也许笔误,应该是巨人倒下来,说成是杰克倒下来;也许故意如此使用。

3.作者索引备注:Donald Mackinnon's Gore Memorial Lecture: The Stripping of the Alters, quoted from R. M. Benson, the founder of the Society of St John the Evangelist

4.查麦士多马:Chalmers, Thomas (1780-1847),苏格兰的传道人、神学家兼慈善家,因无法在国立教会中争取属灵的自由,而领导建立苏格兰自由教会。节选自赵中辉编著:英汉神学名词辞典新增订版的114页。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

5.马钦芮:McCheyne,Robert Murray (1813-1843),苏格兰教会牧师,受教于爱丁堡大学。1836年被按立为牧师,虽身体多病,但由于每日灵修,祈祷,诗经,拜访教友,预备讲道,教会工作日益兴旺。为苏格兰家喻户晓的良牧。节选自赵中辉编著:英汉神学名词辞典新增订版的432页。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

6.波纳兄弟:Andrew Bonar (1810-1892)和Horatius Bonar (1808-1889),弟兄二人均为苏格兰教会的牧师。节选自维基百科。

7.慕迪:美国著名布道家。生于美国麻省北田。曾致力于主日学校及青年会的工作,成立学校。他一生最大的工作是布道,约曾对下亿人讲道。节选自赵中辉编著:英汉神学名词辞典新增订版的458页。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

8.散基:Sankey, Ira. D (1840-1908)。美布道家及圣诗作家;与慕迪在英、美曾旅行布道数次。--选自赵中辉编著:英汉神学名词辞典新增订版的595页。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

9.伊恩·默里:Ian Murray(1931-)。英国牧师和作家。"默里是当代福音信仰的历史学者,特别是对现代与后现代教会史(主后17至21世纪)福音派运动有深入的研究,其一系列的历史与传记著作,都是深入浅出地分析时代背景与前因后果的精彩杰作。例如:《清教徒的盼望》《爱德华滋新传》《真正的复兴》《被遗忘的司布真》《宾克生平》《钟马田传》《分裂的福音派》等,颇受教会历史学者的重视"。

--引自"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伊恩·默里(Iain Murray)著《真正的复兴》(Revival and Revivalism)书评", 2012年11月号(总第38期), 期刊。

2018年7月2号参考:https://www.churchchina.org/archives/121112.html

10.西里尔·布莱克:译者根据上下文推测是:Cyril Black,Sir Cyril Wilson Black (8 April 1902 – 29 October 1991) was a British Conservative politician. He was Member of Parliament (MP) for Wimbledon from 1950 to his retirement at the 1970 general election. He was a prominent member of the Baptist denomination serving with distinction in the Baptist Churches of the South West London Group, London Baptist Association and Baptist Union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as it then was].--节选自维基百科,需要有更好的文献索引。

11.原文122页"罗六3,‘reckoning yourselves dead indeed unto sin’",英文经文应该是罗六11

12. 这是一段歌词。选自"宣教歌",又名"求主教我听主恩音 Lord, Speak to Me, that I May Speak"

封面:

"......对几代年轻的牧者产生了广泛的激励与鼓舞。深愿此书继续成为众多年轻牧者的祝福......"

辛克莱·傅格森(Sinclair B. Ferguson)

封底:

这个世界充满了让人分心的事情,牧者的生活也没有两样。教会政治,员工问题,义工项目和其它无休止的问题出来的时候,让牧者很难集中精力于牧养工作。在这本惊人的小书中,威廉·斯蒂尔牧师提醒我们,牧师的主要工作是喂养群羊,即作上帝话语的执事。这已经成为讲道和牧养事工的现代经典著作。此外,法兰西斯·利奥(Francis Lyall),阿伯丁大学公共法名誉教授给予了关于威廉·斯蒂尔的生平介绍。

"我实在对这本短小精悍的书爱不释手。本书的主旨是:用上帝的道喂养群羊。如果对此你需要得到鼓励,或者你领受这个异象去做牧者的话,阅读此书并接受挑战"。

华盛顿特区安那科斯特教会牧师

萨比提·安亚波维里(Thabiti Anyabwile)

"这是一本由一位卓越的传道人写作的伟大的小书。就我个人来说,我对作者有极大的亏欠。本书搏动着能量。每个传道人都应该每年阅读一次--至少。"

苏格兰邓迪(Dundee)圣彼得自由教会副牧师

辛克莱·傅格森(Sinclair B. Ferguson)

"牧者的工作一书是我最喜爱送人的书之一......这本经典的小书呈现了斯蒂尔先生关于牧者工作最精彩的思想和最热忱的信念。他如此热爱牧养事工并忠心地完成了上帝的托付。"

伊利诺斯惠顿大学校长

菲利普·格莱汉姆·莱肯

威廉·斯蒂尔 担任苏格兰阿伯丁的南吉尔康姆斯顿(Gilcomston South )教会的牧师五十多年。他整全的解经式讲道,对今天在世界各地的众多传道人有巨大的影响。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