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初信栽培 > 圣洁

《得救确据》中注释的补注(2)


● ● ●  

《Holiness》








莱尔


圣洁




各位亲爱的弟兄姐妹,各位亲爱的听众朋友,平安!欢迎收听全球见证福音电台生命之光栏目,我是主播慕溪,今天的节目为您介绍莱尔的著作《圣洁》。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朗读音频



莱尔是英国十九世纪杰出的福音派传道人、基督教作家,曾担任英国国教利物浦主教。在为《圣洁》这本书所写的序言中,钟马田介绍说,莱尔主教的写作特点和风格是显而易见的,他总是基于圣经,解经式的。他从来不是先从一个理论开始,然后用不同经文来适用它,他总是从神的话开始,分解它,那是最棒的,最卓越的解经,因此他的解经总是非常清楚、有逻辑,无一例外的引致教义的清楚宣告,并且有力量,有能力,完全脱离了情绪化。


在序言中,钟马田介绍说,莱尔主教从十七世纪伟大的清教徒经典作家的深井中深深地汲取资源,事实上我们这么说是准确的,他的作品是真正的清教徒神学的沉淀,以一种高度的可读性和当代的方式呈现出来。在序言的最后,钟马田说,莱尔就像他伟大的先辈一样,并没有为我们提供一条成圣的捷径,以及达成圣洁的一种特效方法,他却始终如一地将人领向饥渴慕义,这是我们被充满唯一不可或缺的条件。


《得救的确据》中注释的补注



下面是英国圣徒的文字摘录,显明在信心和确据之间有区别。一个信徒可能被称义,被上帝接纳了,但是不能享有对自己得救的充分的知识和确信。在基督里最微小的信心,如果是真实的,会拯救一个人,就像拯救一个信心最强的人一样。


16


有些人因为他们没有最坚定的信心,即完全的确信,就害怕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或者他们希望得到其他人已经得到的安慰,甚至希望享受那种无法言传的、完全的荣耀。但是,这却是信心的绊脚石,想要把它挪开,我们必须记住,信心有好几个等级。很可能你是有信心的,只是没有最高等级的信心,因此缺乏在圣灵中的喜乐。在圣灵中喜乐是信心的一种表现,而不是信心本身。我们若必须靠持续不断的兴奋刺激才能振作起来,实际上是在靠感觉,而不是靠信心生活。上帝有时以丰盛的喜乐照亮我们的灵魂,有时则不让我们得到安慰。若要在后一种情况下仍然倚靠上帝,我们就需要更强的信心。

17

在国外,如果有人认为,以非同寻常的方式完全地说服自己相信罪已经得到了宽恕,这对信心至关重要。那么就让说这话的人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吧!国内的上帝仆人们对此有不同的判断。戴夫南特主教与普里多 主教,还有其他人,已经明确让我们看到,倚靠和确据有很大的不同。这些神仆们都重视确据, 并认为确据是由信心所生发的, 是信心的果实和结果。已故学者阿罗密斯也告诉我们,当信徒在恩典中还没有成熟之前,上帝很少把确据赐给他们。他还解释,正如理性和学识是不同的,倚靠之信心和信心的确据也是不同的。理性是学识的基础,没有理性(如牲畜)就无法有学识,同理,没有依从的信心,就不会有信心的确据。而且,人们充分地使用理性去学习艺术和科学以致能够得到学识。同理,当我们在正确的信心客体身上充分操练信心,并通过所结出的好果实,就可以得到信心的确据。此外,疏忽、缺席或某种严重疾病可以导致人丧失学识,然而理性却仍然存留。同理,试探、属灵上的懈怠也可以导致信徒丧失确据,然而得救的信心却仍然存留。最后,所有人都有理性,但并非所有人都有学识。同理,因为有与福音中所命定的救赎方法相配的信心,所有重生的人都得到了救赎,但并不是所有的真信徒都有确据。


18

我们必须对信心的软弱和信心的缺失加以区分。软弱的信心是真信心。压伤的芦苇虽然软弱,但基督不会将它折断。虽然你的信心软弱,但不必气馁。靠着软弱的信心,我们可以接待强壮的基督。在婚礼中,一只软弱的手与一只强壮的手一样可以系好婚约之结。 眼睛的视力虽弱,也可以看见那只铜蛇。上帝的应许不是给信心坚定者的,而是给那些有真信心者的。上帝没有应许说,只有那些有信心移山,封住狮子口的人,才会得救,却应许说,凡相信者(哪怕他的信心小得不能再小)都可以得救。

也许圣灵的水已经浇灌了你,使你圣化了,但圣灵的喜乐油还没有膏抹你,使你得到确据。也许你有了依从的信心,却没有信心的证据,也许你在根部有生命,但在枝桠上却没有果实,也许你在心里有信心,却没有确据作为信心所结出的果实。


19

许多蒙上帝所爱的孩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他们现在和永恒的位分,都处在非常怀疑的景况里,不能确定他将来是会受到咒诅,还是会得救。在上帝的教会里,有处于不同成长阶段的信徒:包括父母、年轻人、儿童和婴儿。在多数家庭里,婴儿和儿童要多于成人。同样,在上帝的教会里,软弱和疑惑的基督徒会多于那些已经成熟、已经有了全部确据的,强壮的基督徒。一个已经出生的婴儿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出生。同样,一个已经重生的人 可能并不能确定他已经重生。

我们要区分两种信心:一种是得救的信心,另一种是心里完全清楚自己已经得救的信心。有些人是已经得到救恩的人,却并不清楚这一点。上帝的应许是赐给有信心恩典的人,而不只是赐给有信心确据的人。这应许是赐给有真信心的人,而不只是赐给有坚定信心的人。有些人也许确实已经进入了天国,但在感觉上却不能肯定。


20

肯定我的罪得到了宽恕,我已经称义,这对称义是必须的吗?不是。信心使我们称义的那一刻,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被称义以后,会产生相应的效应与果实。

人确实已经得到了救赎,与他确实知道他已经得到了救赎,是两回事,有一个人落入河中,很可能要被淹死。就在他被洪水裹挟着顺流而下时,他看见了一根树干横在河面上,就一把抓住那树干, 用尽全身气力紧抱它,期望它能够救他。他看见没有其他方法能让他得救,就把自己拴在这根树干上。这个人只要仍然拴在树干上,就处在安全的境况中,但他心里会继续充满困苦、惧怕、惊惧,一直要等到他回过神来,看到他已经脱离了危险,这时他才能肯定他自己已经安全了。但在他肯定自己已经安全之前,他在实质上就已经安全了。信徒的情形也是这样。

信心只不过是看到基督是唯一的拯救,就伸出心灵之手紧紧抓住他。因为上帝已经说话,也已经向着他的儿子作出了应许。我相信他是唯一的拯救,就把我的灵魂托付给他,以期通过他的中保而得到救赎。一且我的灵魂做到了这一点, 上帝就把他儿子的义归算在我的灵魂上,于是,我的灵魂在天国的法庭里就真确地得到了称义,尽管目前在良心的法庭里,我的灵魂还没有得到平静、安息。这平静和安息要到以后才能得到。是通过称义所结出的果子与效应来实现的,有些人早一些,有些人晚一些。



21

有些人心里怀疑,其原因就是他们的疑心,他们把不信任加添在自己身上。他们得出结论说自己没有信心,因为他们心里有许多怀疑,而且常常怀疑,但这是一个巨大错误。他心里也许有一些怀疑, 却有许多信心。

我们的救主要求,并且也喜悦我们对他有很强、很坚定的信心,但即使是最小、最弱的信心他也不拒绝。


22

过去有许多人,包括那些最受尊敬、最有名望的人,都认为真正的信心不会缺乏信心的确据,即有把握相信自己的罪已经得到宽恕,作为个人他们已经蒙悦纳、将来也会得救。

但是,对于千千万万心存怀疑、离开了信仰的灵魂来说,“缺少信心确据的人就是缺少救恩的人”这样的结论是一件很悲哀、 很让人不安的事,它将巨大的优势拱手让给了教皇制的信奉者。

信心不等同于信心的确据。但有时确据是对坚强、有力英雄般信心的奖赏和报答。上帝的灵以证据之光照入我们灵魂, 驱散一切曾经笼罩着我们灵魂的黑暗,惧怕与怀疑。


23

缺乏确据不等于不信。凋萎的灵魂也许是信徒的灵魂。信靠基督与在这一信心中得到安慰有明显的差别。前者是相信以致得到永生,后者是知道自己有永生。一个孩子可能拥有某笔遗产的继承权,但他却有可能不知道他自己有这个继承权。这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

信心的属性也许写在心里,正如字刻在印章上那样,然而由于印章上堵满了尘土,以至于上面的字迹已难以辨认。尘土妨碍了我们辨认这些字迹,但它却没有将其磨掉。

24

有些人认为得救的信心在乎有完全的确据,就自己剥夺了自己的安慰。信心与信心的感觉是两种不同、可以加以区分的怜悯。也许你心里已经真正地接待了基督,但却没有得到过有关的知识及确据。有些人向上帝说:“你是我的上帝。”但上帝从来没有对他们说:“你是我的子民。”这些人没有权利被称为上帝的后嗣。也有一些人,上帝对他们说:“这些是我的子民。”但他们却从不敢说上帝乃是“他们的上帝”。这些人有权利被称为上帝的子嗣,但他们自己却不知道。他们已经接待了基督,这是他们的避难所。但他们却没有得到这样的知识与确据,这是他们的烦恼所在。一位父亲拥有在襁褓中的孩子,但孩子可能却不知道这人是他的父亲。

25


已经宣信的软弱信心与坚定的信心一样,都能使人跟上帝有同样的和好,但软弱的信心不能给人带来心灵的安宁。

软弱的信心与坚定的信心一样,都能将基督徒带入天堂,因为真正的恩典无论多么微小,也是不能毁坏的种子,不至于灭亡。然而,软弱怀疑的基督徒不太可能像信心强壮的基督徒那样,在驶往彼岸的旅途中会有一个舒适的旅程。 尽管所有的船只都会安全到岸,但那些一路晕船的人不可能像那些强壮、健康的人那样舒适。

26

如果你感到圣父似乎还没有把你赐给圣子,不要感到泪丧。也许圣父已经把你赐给圣子了,只是你还没有看见。有许多人, 圣父已经把他们赐给了圣子,但他们很长时间都不知道。是的,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有许多人已经被赐给了圣子,但他们自己仍然不知道,还在怀疑、惧怕,直至那最明亮的日子宣布了一切,最后的那一句话宣告了一切。

因此,你们中的任何人如果仍然不知道他自己是否已经被拣选,不要沮丧,也许你已经蒙拣选,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27

确据对信心的存在与否不是必不可少的。确据是坚定的信心才有的,但我们也读到,存在软弱的信心、小信以及像芥菜种子那样小的信心。真正在耶稣基督里使人得救的信心只是在程度上有区别,但在每个程度、每个人身上,它无一例外地都是同样的信心。

28

软弱的信徒没有理由自暴自弃。软弱的信心与坚定的信心一样,可以使他们与基督联合。正如葡萄树枝上的嫩芽,嫩芽再小,也会像最强壮的枝干那样从葡萄树根汲取汁液和生命。因此,软弱的信徒有充分的理由向上帝感恩,而且,他们努力在恩典里长进的同时,不应当忽视他们已经得到了的。

29

能让我们得救的充足、必要的信心,与信心的确据是不同的。毋庸置疑,信心会产生那种活泼的期待,盼望上帝的眷顾,这样的眷顾会带来完全的确信。但这样的确信本身不是我们常说的信心,信心中也不一定包括确信。不是的!这两者其实完全是两回事!

信心的确据常常与高层次的信心相伴。但有些很认真的人却仅被赐予很少的恩典,或者由于受到很大的阻挠,恩典在他们身上难以实施。由于被这种缺陷或阻挠所辖制,毫不奇怪,许多惧怕和忧虑就随之发生了。

30

得救和得救后的喜乐不一定总是同时发生。在今世的经历中,两者不一定会形影不离。

一个病人也许正处在康复的过程中,但他却怀疑自己能否恢复健康。疼痛和软弱会导致他彷徨。一个孩子也许是遗产或王国的继承人,但他却对将来要承接遗产这个前景毫无喜乐。他也许还没有能力回溯他的族谱,或阅读他的地契及他父亲的遗愿;或者即使他已经有了阅读能力,但他却不明白这些文件的重要性,或者他的监护人认为,正确的方法是先不让他知道事情的真相,让他受些苦。但是,他虽然不知情, 这张地契的有效性却不因此受影响。

自己对于得救有没有确据不一定与信心连在一起。 两者在本质上是不同的。根据信心在心灵里所生发的果效,每位信徒也许确实会推测他们是安全的,有上帝儿女的特权。但是许多真心相信的人对上帝公义的道不够熟练,无法从圣经中的前提中推出应当得出的结论。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