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厂中学2021高考放榜,再次刷爆网络!到底是“高考工厂”还是“梦想工厂”

毛坦厂中学2021高考放榜,再次刷爆网络!到底是“高考工厂”还是“梦想工厂”

















































































































































































































































































点上方蓝色的字,关注我们哦

获取更多高考资讯

高考是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大事儿,每年高考,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毕竟能够考上一所985名校,未来前途也不用担忧了!可是,985.211名校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够考上?对于考生来说,能够考上二本就算是不错了,需要付出很大努力!毕竟我们国家大学虽然很多,可是二本以上的高校也就那么几百所,每年近千万考生,注定几百万高考学生是炮灰。

每年高考,毛坦厂中学都会吸引很多人的关注,毕竟这所位于安徽偏僻小镇的中学,每年都会创造很多奇迹:有人头一年高考300多分,在毛坦厂中学复习一年考了500多分!有人头一年刚过本科线,在毛坦厂复习一年考上了211!有人家长管不了,在毛坦厂复习一年踏实懂事更好学……一个个奇迹都发生在这所“四大高考工厂之一”的毛坦厂中学。

毛坦厂中学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让全国各地的复读生前仆后继,有的学生不远千里来毛坦厂中学求学?其实从毛坦厂中学2021年高考标语就能看出来,一条条经典语录,真的是读起来很提气!让不少网友都感觉好像回到了高三时代:在高考中,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比拼的只能是努力,曾经为了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大学,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毛坦厂中学每年的一本上线人数比不上郸城一高。更比不上衡水中学。可是,毛坦厂中学确实改变了很多学生的命运:毛坦厂中学的学生,大多都是复读生,他们头一年高考成绩并不理想,所以希望来毛坦厂中学复读,用毛坦厂中学的学习氛围来约束自己。毛坦厂中学虽然是题海战术,但是只要你努力,就会有提升,对于很多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来说,能够考上一所二本的大学,未来踏入社会,就会容易很多。

所以虽然很多人一直在不停的批判应试教育,批判毛坦厂中学,但是基本上每一个毛坦厂中学毕业的学生都是感激它的!没有毛坦厂中学,就没有那么多农村的孩子能够改变命运。如果能够出生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谁愿意去毛坦厂中学复读!谁不想享受素质教育!你知道毛坦厂中学吗?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条高三标语是什么?

2021年高考,教育部要求严禁炒做高考状元,著名的毛坦中学没有像往年一亲高调发布高考喜报。网上见到的寥寥数语:2021毛坦厂中学报名人数比上年少2000多人,达本人数再次突破一万人!连续8年破万人。全省前500名5人,理科最高分683,全省186名;文科最高分654分,全省227名。

我们回顾一下往年的高考成绩。

2020年毛坦厂中学高考再传喜报:
★本科达线人数超10176人,连续七年突破万人大关!

★600分以上290人!(2019年安徽省文理科600分以上考生23981人)
★理科最高分674分!




毛坦厂中学近年高考成绩:

2018年


2019年毛坦厂中学高考成绩也是喜人的:
★本科达线人数超11000人,连续六年突破万人大关!
★600分以上146人!(2019年安徽省文理科600分以上考生13048人)
★理科最高分701分,位列全省第5名!
★毛坦厂中学理科、文科本科达线率分别为95.5%、68.4%!

或许,毛坦厂中学今年的低调出征,并没有影响到考生的成绩亮眼

2020,毛坦厂中学“最低调”的一年,没有了万人送考。疫情影响,当安徽大部分地区放松管制,毛坦厂镇依旧保持高压,严禁非考生家长进出。

而往年声势最浩大的万人送考仪式,今年也缩减了规模,高考前7月5日送考现场,只有数百人打伞为考生送行。有家长高声呼喊、流泪目送,也有的穿上旗袍、写好对联预祝旗开得胜……

2020年7月5日,送考仪式与送别人群。韩振 摄

高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很多家庭的孩子要借助高考改变命运。于是,便出现了各种以高考为首要目标的中学,它们大多以魔鬼式训练闻名,并在高考战场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被人们形象地称为“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毛坦厂不生产毛毯,也见不到一台车床和一座冒着青烟的烟囱,但这里依然被称为工厂。

毛坦厂中学的出名不是因为重点大学的升学率和考上清华北大的数量,而在于这所学校通过一年的补习,使得很多第一年因为高考失利而无法进入大学的考生实现了自己的本科梦。

每年8月,有数万名复读生被送到这里,像原材料一样在毛坦厂中学的高考车间里挤压、锻造、打磨成形,来年6月被制造成“高考考生”大量出品,向高考奋力地发起第二次冲刺。

作为知名“亚洲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近几年的本科升学人数超过了万人规模,虽然在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上很少,且常常遭到吐槽。但该校的本一上线率已经达到了65%,二本率更是超过了95%!而之所以毛坦厂中学的复读生能够实现人生的蜕变,除了环境,和自身努力也分不开的。


萌娃陪读3年,每天在校门送饭


视频中,萌娃在学校门口和学生们一起吃饭。据了解,萌娃名叫小家淇,3岁的她已经陪读3年了,在4个月大时,她跟着奶奶一起给小叔叔当陪读。奶奶称小家淇很懂事,每天都到学校门口和小叔叔一起吃饭,还主动给小叔叔夹菜,吃完后还会主动收拾餐具。


 77岁陪读爷爷想老伴抹泪 

5月7日,安徽六安,胡爷爷家住蚌埠市,他今年77岁了,去年8月到毛坦厂中学陪孙子读书,帮孙子做饭洗衣服,闲暇时卖点杂货。胡爷爷来陪读了,老伴只好一个人留在家里守家。胡爷爷说自己已有3个月没回家,非常想老伴,每天都给老伴打电话,最大的希望就是孙子考上一个好学校。


而胡爷爷陪读的日子也不好过,开始的时候胡爷爷很不适应,每天帮孙子做饭洗衣服,忙完这些琐事以后,在人生地不熟的六安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后来,胡爷爷开始利用闲暇时卖点杂货。


胡爷爷的家人只希望他陪孩子读书,照顾好孩子的日常生活就行,因此他们非常反对胡爷爷摆摊卖杂货。胡爷爷觉得卖杂货可以让自己忙碌起来,这样就不会那么想家了。

接着胡爷爷就用一块木板改装了一个手推车,卖些日用品。不过胡爷爷可是分得清自己身份的,他知道自己来这边是陪孙子读书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孙子。

所以每天早上六点孙子吃完早餐上学去了,胡爷爷这时开始出门摆摊。然后到了中午10点,他再赶回出租屋准备午饭。孙子吃了午饭去上学了,他再推着手推车出门摆摊。总之他摆摊的时间,有个前提,不能耽误孙子吃饭的时间。


每天晚上和孙子一起吃完晚饭,胡大呀洗漱完以后,看着正在挑灯夜读的孙子,他心里既觉得心疼又有一丝安慰。这样充实的日子,胡大爷虽然表面不再觉得孤独,但是心里还是想家、想老伴。

说到这个胡大爷无声地哭了。从春节结束回到这边,胡大爷已经有3个月没回家了,虽然每天都和老伴通电话,但是他还是非常想老伴、想家。


胡大爷用手抹掉眼泪,他笑了一下才说,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只要孙子这次可以考上一个好学校,这些辛苦也就都不值一提了。他说完抬头望着天空又说:“快了,还有一个多月这样的日子就结束了。”

他这句话好像是在说给记者听,又好像在说给他自己听。胡大爷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考一个好一点的学校,这样也不枉他这大半年的付出。


人生本就很短,但因某些原因我们又不得不分离,而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见。胡爷爷因为思念老伴而落泪,让人看着忍不住也跟着泪目。对于普通家庭来说高考仍然是最公平和成本最低的改变方式,这是两代甚至三代人的努力与期盼。

一年做5000多张试卷,时间紧不敢生病

一个毛坦厂中学的学生说, 自己一年要做5000多张试卷,试卷堆起来有1米高。


在记者的采访视频中,毛坦厂中学的这位学生展示了自己这一年来做过的所有试卷,摞起来有一米多高。他还介绍到,每天学习到凌晨2点,为了提高免疫力,经常提前买些药吃,因为在毛坦厂中学学习时间紧张, 不敢生病


复读生有多苦?
每天学18小时,吃饭最多10分钟


毛坦厂中学之所以那么出名,主要原因还是它的高考成绩出众,虽然毛坦厂中学每年能够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没几个,但是它的复读生提分速度之快,却是没几所中学能够比得了的,头年300多分,复读一年500多分的考生大有人在!学刁哥觉得,毛坦厂中学复读生之所以提分那么快,和它的管理模式是分不开的,毛坦厂中学的学生非常辛苦,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夜晚十一点多睡觉,每天的学习时间都在18个小时左右。


对于毛坦厂中学的学生来说,时间是最宝贵的东西,为了节省时间,不少学生中午吃饭都是由爸妈送到学校门口的,十分钟不到就吃完了,对于不少学生来说,每天要做大量的试卷和习题,就是连上厕所都要抽时间!

孔阳是毛坦厂中学的复读生,去年高考成绩虽达到二本线,但他觉得自己能力不止于此,决定复读,今年成绩差不多能上安徽大学,他直言毛坦厂中学确实让他的成绩有了很大的提升,他最感谢的就是爸爸把他送到了毛坦厂中学,其实和他想法相同的学生还大有人在。


孔阳的父亲是退伍军人,放弃工作来陪他。儿子一天学习18小时特别辛苦,吃饭最多10分钟。


毛坦厂中学的高三学生,几乎天天都在考试,因为以考代练是最有效的复习方式。虽然很多人批判毛坦厂中学的教学模式,觉得它们扼杀了学生的天性,让不少学生沦为做题机器,能力没有提高。其实这种看法是片面的,对于不少农村的学生来说,能够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未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借助高考改变人生命运。这,又有什么错呢?



筱琪,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

成绩太差,不想复读,是我当初来到毛中的原因。

学校的宿舍是十人一间,没有洗澡间,澡堂离宿舍很远,学生们都选择在食堂吃完饭后打点热水,带回宿舍洗澡。

宿舍的空间不大,留给学生吃饭洗澡的时间又只有35分钟,所以大家基本直接在宿舍的过道里一起进行洗漱,也没有什么要害羞或者避讳的地方,大家都是速战速决。

毛中的一天从早晨6:00开始,直到22:30下晚自习(高三22:50)。就时间表而言,毛中的确比一般中学要严苛一些,但并没有那么大差别。要说毛中最厉害的,还是老师。

毛中的课堂永远有一个“旁观者”——班主任,在上课的时候班主任会坐在监控前观察学生们的一举一动,以便知晓学生的学习状态,在晚间会找他认为有问题的学生“谈话”。

被老师盯上的学生往往都会得到“特殊照顾”。我被英语老师盯上过,她每天叫我上黑板听写,如果写不出来就会被罚站一个星期,从第一节课站到晚自习下课。

这三年最大的遗憾,是没交到什么朋友。在毛坦厂,男女生基本不怎么接触。班主任会通过监控观察,对有恋爱“苗头”的学生进行打击。许多学生为了避嫌,干脆不与异性接触。

我们班104个人,有50多个没考上。但是复读班不一样,复读班一般只有不超过10个人会考不上。我的十个舍友只有四个考上了大学,其他人选择了复读,我考上了二本。

如果再让我选一次,我还会来毛中读书。我以前很讨厌父母,讨厌上学,对关乎自己的未来的事情感到无所谓,甚至差点误入歧途。

但是毛中用强制,告诉我要静下心来。她让我慢慢改变。虽然我最后考得也不好,但是起码现在我可以做一个正常的大学生了。

高考前夕,在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书桌上随处可见“备考感言”。

到处都可以看到激励学生的口号和标语



很多人嘲笑毛坦厂中学。嘲笑它“愚蠢的迷信”:送考大巴车牌号“91666”,希望考生“就要666(顺利)";开车的师傅姓马,属马,寓意“马到成功”;学校附近有一棵“神树”,每年高考之前的那个农历十五,家长都要去拜“神树”……

很多没有去过毛坦厂中学的人,说那里的教学楼设计“像哲学家边沁所设想的环形监狱”,每个学生就像犯人一样置身于无所不在的监控之中,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恋爱、没有休闲、没有懈怠……教师就像教官或监狱长,可以以督促学生学习为由褫夺学生的一切权利,而学生一个个则乖巧如犯人。

他们还嘲笑学生们努力的虚妄和徒劳无功:“有的孩子在这里复读多年,耗尽了家庭的财富、熬干了父母的精力、枯槁了自己的心志,但终于能够跃出龙门。但他们很少能够想到,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越来越昂贵,一旦走出大学校门,马上成为漂泊在城市和乡村之间的边缘人: 天堂的确不远,但永远不可触及;乡土虽然贫瘠,却再也无法回头。

他们觉得,毛坦厂中学的多数孩子们拼尽一切很可能只是上了个三流本科,但当下“大学生”这一头衔含金量越来越低,毕业后发现工作还是那么难找。本想着借读书“从而逃脱瓦匠和裁缝的命运”,不料命运改变不了,浪费了时间和精力不说,反倒被这种监狱式管理“毁灭了天性”“奴役了精神”,“无法回头”。

这些批评和嘲笑,似乎没有什么违背事实的地方。不过,如果你质问这些作壁上观的评论者, 既然毛坦厂中学是可笑的,那他们是否能为这些孩子提供更好的出路和选择呢?他们无言以对。他们高高在上地嘲讽,已然忽略了一个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事实——对于那些孩子来说,进入毛坦厂中学,是当前所能做的最不坏的选择。

白岩松曾在一次采访中表达了对“亚洲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的理解:

白岩松:有些高考名校,我持中立态度,不一定赞赏,但是也不好直接批评。有的中学门槛很高,有很多官家子弟、富家子弟,想进去得托人找关系,费尽心思,没有一定的财富,没有一定的权力进不去。

但还有一类学校,比如毛坦厂中学,我无论如何做不出任何嘲讽的事情。去年媒体炒毛坦厂炒得很热的时候,我让我们的记者去了一下。记者回来就改变了我的看法。


新京报:改变了什么看法?

白岩松:毛坦厂中学它有相当大的比例是打工家庭的孩子。你想想,能把院墙外的柳树当神树去祭拜的,都不是富裕的父母。

想起毛坦厂真的让人掉眼泪。上万人守着大客车,送孩子出发去参加高考。在这样的一个人浪当中,寄托的是一个又一个非常普通甚至卑微家庭的梦想,还把梦想放在高考上,这是好事儿,别破坏它。

新京报:但很多专家学者质疑毛坦厂中学,称它是高考工厂。

白岩松:我们不能因为有一些画面跟我们的认知不一样,就说“看,多愚昧,还拜神树”、“不就一高考吗?还上万人送别”等等。

我对毛坦厂中学充满理解,特别是当你了解到这一个又一个毛坦厂中学的孩子的背后是哪样的家庭。我们不一定完全认同这里涉及到的教育体制、应试教育等等东西,但是我愿意用温情去面对毛坦厂中学。我祝福这些普通的家庭。



有人说,这样的教育模式是“泯灭人性”的。甚至有些城市的老师如此“吓唬”学生:“你们不好好读书,以后就去毛坦厂中学复读班。”

可学习哥觉得讽刺的是,恰恰是这些被称为“高考工厂”的地方,使无数平民子弟避免了进入工厂的命运;也恰恰是这些被认为泯灭人性的地方,让人有可能活得更有尊严、更像人样。

是进真的工厂,还是进一所叫毛坦厂的工厂?此外还有没有第三条路?来毛坦厂中学的孩子,绝大多数来自农村、小城镇的中下阶层家庭。对他们来说,要想过得比上代人好,靠什么?只有高考。

同样是高考失利,有人把孩子送到国外,有人送到毛坦厂;还有人送到东莞的制衣厂、廊坊的印刷作坊——真正的工厂。在那里,是没有人整天看着你背书做题,也没有人说你学习不好,让你很没面子,或者没收你东西。真的没人再为学习为难你了。当然,也没人在乎你能不能上大学了,没人在乎你有没有未来,你不再被当作一个18、19的大孩子了,你只是一个合格或不合格的劳动力。人们关心的是,今天你干了多少活,跑了多少单,周末能不能加班。

那时候的你,会不会想念有一个叫毛坦厂中学的地方,想念那个曾经折磨你的地方。

其实,像毛坦厂这样的“超级中学”并非个例。很多县城高中的同学都这样描述自己的高中生活:5点半早起的自习,上到10点半的晚自习,很普遍。毫无疑问,这里的管理只是更加严格而已,这样的教育模式在各个高考大省十分常见。学习ge认为,这种现象背后,折射的仍是城乡差距这一现实。

奔赴考场的毛坦厂学子们,坐在大巴上和送考的父母挥手告别


以毛坦厂中学为例:80%的毛坦厂中学本部学生来自农村。他们在初中时期接受的教育质量比不过城镇学生,能够考进这所安徽省重点中学已着实不易。而在安徽这个高考大省,应届高考生一本率仅10.12%,不到北京的一半;211录取率,北京达到12.5%,安徽仅为3.5%。而省内大城市又如黑洞一般吸取各种资源,导致城乡间教育投入差距过大。农村学生如何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秘诀无他,只有毛坦厂中学老师常说的一句话:“两横一竖,干!”

毛坦厂中学由于生源质量问题,很难成批培养出被北大、清华录取的学生,考上二本的学生比例最高。即便这样,也意味着这些农村孩子的命运在发生改变,有可能实现社会阶层的上升。想想看,如果考不上大学,孩子们就只有和父辈一样打工做小生意一条路了。

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不仅仅要与省内的其他几所超级中学的考生竞争,他们还要与来自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的优质学校的学生竞争,先天不足的他们,只能以无数倍的努力——这种努力因用力过猛而近乎扭曲和异化,来尽可能地弥补与他人之间的差距。

但是,这种差距并不会止于高考。即便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们能够幸运地考上北大,他们与大城市学生的资源差距、人脉差距、文化差距,还将继续延伸到他们日后的大学生活、毕业之后的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他们将始终在起点上慢人一拍,“我花了18年时间才能一起和你在这里坐着喝咖啡”,他们奋斗的终点也许只是别人天生就具备的起点。即便是这一起点,也仅仅是少数人能够抵达,更多人上着三流本科,毕业后成了一名普通的职工,依旧奋斗在底层。

即便高考这条路如此难走,但它却是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们,包括千千万万一般家庭子弟唯一可以选择的,这是他们仅剩的自我救赎方式。

除了疯狂的努力,他们无以为盔甲。

对于毛坦厂的孩子来说,起点在哪里,就从哪里开始奋斗起。好的条件,不能等待谁来赐予,不如自己去创造。所以,对于这些毛坦厂中学的孩子们来说,最起码在这里学会了要为自己奋斗。在最好的年纪为自己搏一把,也是种财富。

不少评论者天真地以为,如果学生不进入毛坦厂中学,反而能够避免“天性被毁灭、精神被奴役”,好像他们的前途一片大好光明。真是如此吗?

那请这些评论者告诉我, 没有任何知识和文化的农村青年,他们更普遍的下场在哪里呢?在各种直播间呈现出的精神迷惘和空虚里?在大山深处的封闭和绝望里?在流水线上夜以继日的机械劳作里?在大城市不断冒出的建筑工地里?在一次次因野蛮和无知导致的刑事案件里?……

考出去不一定有出路,但不考出去,肯定没有出路!毛坦厂中学的绝大多数孩子没有出国留学、保送、“拼爹”等第三条出路。“考出去”是唯一的目的,为了这一目的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你说这是功利、压抑天性、精神奴役,其实它只是绝境中打碎牙齿和血吞的求生本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绝地求生!


高考,或许不能改变命运,但这是多数普通家庭孩子改变命运的最好途径。

虽然毛坦厂中学很少有学生考上清北,但是对很多复读的学生来说,考清华、北大本来就不是他们的目标。

他们经过在毛坦厂中学复读一年,只要高考成绩能有较大提高,考上个一本或二本就实现自己的“大学梦”了。

毛坦厂中学的学生大多是高考落榜的复读生,学生的原有基础并不是很好,这和与毛坦厂中学同样有名的衡水中学只接收优质复读生源不同。能取得这么高的一本、二本上线率,已属不易。

这使得更多的高考复读选择了毛坦厂,低进高出,是毛坦厂中学最大特点,很多学生一年复读提高分数100分以上,这也是很多家长和考上最为看重的。

毛坦厂给了差生一个绝地反击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中国门》中有这样一段话:“人生要不停地打开一扇扇门。一扇门代表一个世界。传统中国,科举考学像一道窄门。读书读得好的,就可以做官,有功名,得富贵。当代中国,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仍然是大多数孩子的唯一选择。”

就连曾猛烈抨击教育体制并退学的作家韩寒,也开始反思目前学习、高考的重要性,他曾发微博说:
“退学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说明我在一项挑战里不能胜任,只能退出,这不值得学习。”  
“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来说,根本没有必要去羡慕英美的教育体系,而应该庆幸在中国。因为相比社会阶层已经非常分明的发达国家,跨越阶层要困难得多。而在中国,只要够努力,孩子依然有很大概率去冲破次元壁,去到更高的地方。”
你需要关注的,是能否成为一个拼命的自己!
这就是毛坦厂中学带给莘莘学子的希望与力量,也是带给全社会的正能量!
有此,足矣!

毛坦厂中学 承载了无数学子对未来生活的期盼和梦想,是对现状的不屈服和绝地反击。

那份改变命运的梦想沉甸甸,令人心酸落泪,却又有挡都挡不住的光芒!

毛坦厂中学一班级教室内的条幅

今年高考前夕,每年一度的毛坦厂中学送考车队如约而至,浩浩荡荡的送考车队再次开出校门,引起不少网友的关注。据了解,今年毛坦厂中学送考头车车牌尾号666,从毛坦厂北门驶出,寓意非常好,甚至考车司机都经过特意挑选,这位头车司机姓马属马,已连续为考生送考8年,绝对算得上最佳“送考生人”。

相比往年,2021年毛坦厂中学参加送考的学生并不多,仅占总人数的十分之一,而且今年没有送考仪式,只是送大巴车将考生送离学校,不过相比其他中学,送考场面依旧很壮观,可以说是2021高考送考队伍中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结语: 这篇文章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我们暂且不去给毛坦厂中学下定义,而是去思考: 高考工厂生产的是什么?

或许这所中学出来的学生确实不如人大附中的孩子那样见多识广多才多艺,在中学就参加了各种社会实践、各种兴趣班。但是,人大附中毕竟是个例,他的模式是中国大部分地区难以复制的。有些地方的孩子想改变命运,或许只有玩命儿高考,而毛坦厂恰恰给了他们这样的环境。

所以,你觉得高考工厂到底生产的是什么?

是考试机器?

还是一些孩子的梦想?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查阅更多教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