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性散文春节

回忆性散文春节

  记忆中的,总是最美好的,就连春节,也不会例外。作文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回忆性散文春节》,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如果想了解更多的写作技巧请继续关注我们出国作文网的作文栏目。

回忆性散文春节【一】

  进入腊月,就要过年了,大家开始为这个喜庆气氛甚浓的节日忙碌起来。不过,如今这个时代的忙碌似乎又显得有些“轻松”了。一年一度的大扫除顾家政了,年馍、年糕、合碗,都在馍坊和饭店定做了,新衣服、新鞋子也是商店买或者网购了。更多的时间,人们选择和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吃喝玩乐,或一家人结伴去旅游,度过一个休闲而快乐的春节。不同的时代,过年都有了不同的节奏和内涵。

  回忆儿时的春节,虽然没有现在的春节过得富足,浮现在脑际的却也满满都是温馨有趣的画面。

  按照那时的规矩,往往是从腊月二十三糖瓜祭灶开始准备过年。父亲会从介休或者孝义的集市上买回大概一小盘的糖瓜,到了二十三这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母亲把糖瓜放于灶台上,大哥和弟弟就去院子里放鞭炮,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母亲说,今天就打发“爷爷”上天了,这里的“爷爷”说得是灶王爷。母亲说,灶台献糖瓜,是为了能糊住“爷爷”的嘴,上了天后,他就不会把你做了的错事坏事告诉上帝,能保一家平安。等到第二天,我们兄妹几个,早早就迫不及待的起床,盘算着怎么瓜分那盘糖瓜。那个一毛钱能买十块水果糖的时代,糖瓜在我们眼里也是极好的美味了。

  从腊月二十四开始,各家各户都开始忙碌起来。二十四是大扫除的日子,这一天,全村的人都行动起来,用长长的扫把扫屋顶,用长长的掸子掸去墙面一年来积下的灰尘,揭掉铺在土炕上的油布,清扫炕底。那时每家都是烧火取暖做饭,一年下来,家里面基本上都熏得发黑。人们扫去灰尘的同时,也扫去了晦气,除旧岁,迎新春,对未来的一年能够过上好日子充满了信心和期待。还记得那时母亲忙碌的样子,头上罩着花手巾,几间屋子下来,人也变得灰眉土眼,我们兄妹几个便帮着母亲擦洗家具,扫地,做饭。到晚上的时候,家里变得干净整洁,觉得屋子都宽敞了,空气也清新了。腊月二十五,母亲把家里的被褥,全家人的衣服都清洗一番,记得院子里长长的晾衣绳都挂满了衣服,到下午的时候,寒冷的天气,把衣服都冻得硬硬的,想想那会的日子别是一番滋味啊!

  腊月二十六,家里开始杀鸡宰羊,压羊头肉,做合碗子。还记得父亲杀鸡的“血腥”场面,抓着鸡的翅膀,把鸡头摁在一块厚木板上,用斧头用力一砍,一股鲜血喷出,鸡头下来了,如果没抓稳,已经没有了头的鸡还会挣脱父亲的手,飞起来,做最后挣扎,鲜红的血点四处乱洒。还记得,杀羊的时候,割下羊头,大人会用一个脸盆接了羊血,然后会叫我们几个小孩拉住羊蹄,拉的展展的,杀羊的人就开始剥羊皮。现在想来,自己都做过那么残忍的事情,儿时的我们是那么傻乎乎的样子。到了晚上,我们兄妹几个一排排坐在暖暖的炕头上,看着灶台上大铁锅里煮的鸡或者羊肉,闻着从锅里扑出来的诱人得香味,直往肚子里咽口水。隔一会我们就问一下母亲:“妈,熟了没有?”等到肉熟了,母亲会用筷子撕下一小块来,让我们尝尝,每个人只能吃有限的几块,剩下的要钉成合碗,等过年的那天和正月亲戚来了吃。

  腊月二十七到二十八,各家各户开始做面食、炸油糕。母亲、姥姥、奶奶们都尽情发挥着自己的才艺,一双双巧手捏出了花色好看的发财馍馍、枣山山、枣角、供馍,琳琅满目、眼花缭乱,充分展示了山西面食的特色,现在想起来那种场景,我也不禁感叹:高手在民间哪!二十九这天,就是擦玻璃,贴对联,贴窗花,挂花凤纸的日子了!母亲用一个铁勺熬好了浆糊,父亲裁好红纸,准备好墨汁,自己开始写对联,院门上的,家门上的,猪羊圈,鸡窝,都有对联,我至今还记得对联的内容:猪羊满圈、鸡多蛋多。想来也真有趣!有时,父亲也会让我们也写上几个字,练练我们的书法。

  到腊月三十晚上十二点,母亲们会把蒸好的面食放到一张大桌子上,点上香烛,虔诚的跪下来磕头。母亲磕过了,我们兄妹几个也围过来,要求母亲:“妈,我们也要磕!”母亲慈祥的摸摸我们的头:“来来来,磕吧,好好磕几头。”磕完头,就开始放鞭炮“接神”,就是把腊月二十三那天的“爷爷”从天上接下来。接了神,我们就开始“熬年”,母亲说:能熬年的人明年一年都勤奋,不懒。那会还没有电视,能做的就是和邻家姐姐们打扑克,吃瓜子,一直玩到凌晨五六点,天还没亮,母亲已给孩子们冲好了红糖水,每人喝一杯,寓意新的一年开始先尝到“甜头头”,一年的日子都会甜。喝了红糖水,母亲开始给我们发压岁钱,每人五毛钱,记得稍大点也发过一块钱,领了压岁钱,就能保孩子们身体健康,平平安安,茁壮成长!高高兴兴的收好压岁钱,我们就眼巴巴的等着穿新衣服了。那会的新衣服,都是母亲亲手缝制的,为了我们能够像其他家的孩子一样,在过年的时候穿上新衣服,母亲经常熬到深夜,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硬是一针一线,为我们赶制好新衣服,做好新鞋子。那会,农村常年没有电灯,各家的照明大多是靠煤油灯。父母省下点钱,为的是我们上夜学的时候,能够用上明亮的蜡烛。到后来,快过年的时候,村子里会送上几天电,电灯亮起的那一刻,我们这些孩子们会在有路灯的街巷里,欢呼雀跃的高兴上半天,觉得过年实在是太美好的事情了。

  穿好新衣服,天也亮了,早早的,母亲也下好了羊肉饺子,蒸好了肉,对于一年都吃不上几顿荤腥的我们来说,满足小时候嘴馋的愿望只能在过年的这几天过过瘾了。我们狼吞虎咽的吃完饭,就穿着新衣新鞋子给去给同村的姥姥、姥爷、舅舅、姑姑、姨姨磕头拜年。当然,那会每个小孩子都有个小小的私心,就是去挣压岁钱。挣了压岁钱,去供销社买上几个鞭,几块糖,边玩边放,边玩边吃。

  民间道:过完十五才算过完年,确实是这样。春节过后,亲戚们开始轮流拜访,也利用这个农闲季节加深加深亲情和感情。常言道:亲戚是越走越近嘛!从初一到十五,也有不少讲究,如新结婚的年轻人,要在初三这天带着贡品去拜“外祖父家”,献神祖,表示对祖先的尊敬。初五这天,要在天亮前把灰渣和垃圾倒出去,俗称送“穷姑姑”。这一天不出门,在自己家吃翻身“火烧”。如此等等。等正月十五闹完元宵,在城里看了社火,热闹,年就算过完了。

  回忆儿时的春节,每个习俗都无不反映了那个贫穷的时代,人们对未来美好日子的向往和憧憬!如今,人们虔诚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同样是过春节,不同时代,同样是中国人不同的过法,折射出了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春节,做为中国的传统节日,随着社会的进步,国家的发展,一定会过得更加富裕、精彩!

回忆性散文春节【二】

  年味儿还未散尽,人们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这年是越过越没意思了。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吃、穿已经不是困扰普通百姓的难题,人们心目中的“年”,就是放几天长假,与久未见面的亲朋好友聚一聚,吃吃饭、打打牌、串串门,在走亲访友累得精疲力尽之际,就又要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投入到紧张忙碌的工作中去了。精力透支不说,财力也难以支撑。这不由得让我们愈加怀念起小时候过的那些虽然物资匮乏却欢乐多多的“年”来……

  那时候,商品匮乏,物资紧缺,买东西要凭票,我们这些女孩子就盼望着过年,能穿上一身崭新的花衣裳。供销社里的商品在过年的时候,会比平时丰富许多,最吸引我们眼球的要数那些几分钱一张的花花绿绿的年画了:人物、山水、花鸟、鱼虫应有尽有,古今中外无不涉猎。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张历史典故年画了,凿壁偷光、程门立雪、囊萤映雪、闻鸡起舞、铁杵磨针……等等,在我幼小的心灵刻上了深刻的印记,即使不买,也要看个够。家庭主妇们也一改平日的节俭本色,从油盐酱醋到糖果布料,尽可量多地大包小裹往家买,孩子们乐得跟在后面撒着欢儿地跑。然后把妈妈分给自己的那份苹果、糖块、花生、毛磕儿(葵花籽)和鸡蛋小心翼翼地藏好,留着待日后一点一点地慢慢分享……

  最热闹的要数大年三十了。这天一大早,孩子们就会穿上新衣服,然后相约到一起,走家串户去拜年,一圈走下来,衣兜的糖块儿、花生也就装满了。等到疯够了、闹够了,各回各家吃午饭,下午再美美地睡上一觉,醒来后,已是掌灯时分。女孩子们纷纷拿出自己动手、用罐头瓶制作的小灯笼,在里面放上一支短短的、细细的红色小蜡烛(俗称磕头了,意即磕头的工夫就点没了),然后就跑到外面去玩,看谁的灯笼做得好,比谁的蜡烛点的时间长;男孩子则把珍藏已久的花炮拿出来,尽情地放、尽情地笑、尽情地跳……节日的夜晚,成了孩子们欢乐的海洋。

  按照习俗,不出十五便是年。从初二开始,一拨又一拨的由农民自发组织起来的秧歌、高跷队就会到各村去演出。孩子们会在在喧天的锣鼓和欢快的唢呐声中,第一时间赶到演出现场。还记得当年,因为年幼无知,看到那些画着浓妆、穿着鲜艳演出服装的演员时,竟突发奇想,把脚伸到了高跷演员的高跷下面,痛得龇牙咧嘴,愣是没敢吭声。在正月十五这天,孩子们又会一窝蜂地聚集到一块儿,来到村头已结了厚厚一层冰的水塘,躺在上面滚冰,取“滚病”之意,期盼新的一年里祛除所有的灾病。姐姐带着妹妹、哥哥带着弟弟,大家在冰面上滚做一团,欢快的嬉笑声、紧张的叫喊声响成一片,快乐至极;滚过冰之后,大家又会找那些高大的树木,背靠着大树作欲背状,口中还念念有词:“大树大树你别长,我长三年你再长”,虔诚至极……

回忆性散文春节【三】

  春节是中国最富有特色的传统节日,中国人过春节已超过4000多年的历史,过春节,俗称“过年”。

  小时候,记忆中的“过年”没什么大事儿,却“年”味十足,十分喜庆。小时候的年啊,不像现在,酒店商店都弄的花里胡哨的,那时候,人们全在家里过年。一大家子就在一个并不太宽敞的屋子里,围着一张圆桌子,女眷们都在厨房里倒腾,做年夜饭,男人们就在饭桌上聊天,唠家常,边抽烟喝酒,边谈天说地。我们几个小孩子啊,就在院子里放鞭炮。哥哥特别调皮,我呢,那时候又特别胆小,所以,哥哥每次都会买那种一扔到地上就爆炸的小鞭炮,然后跑来吓我,院子里一直回荡着我的似哭似笑,哥哥的“咯咯”笑声和鞭炮“噼里啪啦”的声响。

  女人们端着一道道大菜从厨房出来时,年夜饭就开始了,大人们边吃边聊天,我和哥哥向来对他们的聊天内容不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从来都只是年夜饭中的美味佳肴。也不知是怎么的,我和哥哥总是喜欢抢着吃。就比如那道椒盐土豆,平时吃着也没什么味道,但当它端上年夜饭的饭桌时,它的味道瞬间就升华了,我和哥哥就这样抢来抢去,一个又一个地抢到碗里,咽到肚里,是那样快乐,就算被哥哥抢走了,也不难过。每一道菜,哪怕是我不喜欢吃的,都有我们兄妹俩“战争”过的痕迹,吃饱了,吃撑了,也毫不放松,继续吃,生怕对方抢走了好吃的似的。

  吃饱喝足,夜幕已经降临。大人们都来到院子里,放鞭炮,放烟花。爸爸把那鞭炮的引火线一点燃,就赶紧躲到一边,一家人都捂住耳朵,我们的目光随着上升的烟花而上升,烟花在深蓝的天空中盛开,我们的笑容伴着阵阵巨大的声响也随之绽放。

  现在,过年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了,放烟花再也找不到那种快乐,我和哥哥也不会再做“抢着吃”这种幸福的傻事了,就连拿压岁钱也开始不好意思。我多想重新回到小时候,回到那时候“年”味儿十足的春节!

回忆性散文春节【四】

  五十年前是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那时的生活是比较困难,衣食不周,与现在相比不可同日而语。那时共和国历史上生活最困难的时期,当时叫做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其实那是一半是天灾,一半是人祸。一方面西方对中国封锁,一方面国家在探索,正是大食堂之后,除粮食外,大多的商品都要凭证与票券。物质是比较缺乏的。

  那时的春节,我们不叫春节,而叫过年。民国时,一是尚古历,再一个叫民国几年。公历的年月日我们的乡下还不通用。春节到了,我们叫过年到了或者说是过年过节。春节在我十来岁的孩子眼中只有皇历上才看到,皇历当然是我大清的历书。毕竟解放之初,刚刚从民国过来,民国过来的时间也不算长,才四十挂零的岁月,我们自然是口口相传,是看皇历的。比仿说,历书上明明是春联,而我们农村叫作写对子,对于十二生肖,我们也不懂。十二生肖,比如我属龙,父亲说我肖龙,我却以为是烧龙,因为方言肖与烧音近而义异,而我却以为是烧龙了,卯年一过。到那时我以为自己是“烧”龙。

  农村的过年,那时由于生活极其贫困,一切因陋就简。不过是过年,仪式还是要的。全家总要称两斤肉,做一豆腐盘豆腐,或者炊两格米糕,炒两斤花生,用桐油黄沙炒一罐薯片。家庭的门口、中堂贴上红红的对联。我家穷,是很少放二踢脚炮仗的,可是我们邻居们却少不得放三枚炮仗或者一挂鞭炮,感觉到非常的温馨。一群人围在一起吃饭。父亲会在给祖宗上香做完羹饭后,让我们一齐上桌子。并且吩咐我们放开肚子吃一顿。那时的我们农村,一年中是难得吃一顿猪肉、或豆腐的。即使是自家养了肥猪,也舍不得吃。除了猪的五脏,猪头,其他也极少自己家人受用。

  过年快要到了的十八九、二十四五这一周间,村子里此起彼落的响起了杀猪的声音或者是猪临难前的嚎叫。到二十七八,我们家里就开始杀鸡鸭或杀鹅的声音。我的父母在杀猪与杀鸡鹅时,往往会烧一炷清香,口中念念有词,说着:“上天做佛啊。”我不懂为什么会这样,既然要杀它,为什么要它们上天做佛呢?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这都是民俗乡风吧。杀猪后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其中的一串猪心肺送给外婆家。所谓“猪心肺,大肝肠,送回家,忖忖娘”,是对外家的父母的一种尊重吧。在过年祭祖之前,我记得父母还用果盘,将豆腐、猪头、猪肚肠的一部分,送到上殿下殿的庙里拜菩萨。保佑水旱不成灾,家人平安,无灾无病等。记得亲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有一贪馋的婆娘,对菩萨极为不敬,过年时丈夫杀了只大公鸡,让她去庙里拜菩萨。结果其老公提前躲在菩萨的神像之后,听她祷告。这婆娘呢,半路上将这鸡的肚肠、鸡肫吃掉了。这婆娘在佛前祷告:“一年两头春,杀鸡无鸡肫,一年两头长,杀鸡无肚肠啊,佛!”其老公噗哧笑了出来,这婆娘吓得够呛,以为菩萨显灵了。所以我的爹娘都告诉我们拜佛在虔诚,不可以偷懒的。

  到了大年十二月,那是讨账的时候,欠了人家的帐,账主往往在家讨钱,大概与黄世仁、杨白劳的经历相差不多,甚至动用暴力的。不过过了三十日夜,到了年初一是不能讨账的,那是万民同乐的日子。传统上这半个月不能讨钱。这也许不仅是风俗,而且是约定俗成的乡情。至于过了年初一,便开始了全民的走亲戚。那年头走亲戚,礼物不多。只要一斤红糖、或者是一条鱼、一斤白砂糖、好一点的是一斤兰花干,礼轻意重么。而正月一般一直玩到正月半。生产队开工也要在月半后。

  回想五十年前的过年与正月是极有趣的,毕竟这些事过去都五十前了。与现时的乡风民情虽然大同小异,但那时却体现了节俭、醇厚的风俗。一点也不是现时的铺张浪费所可比拟的。

回忆性散文春节【五】

  今年的春节我又可能不回家了,我已经好几个春节没回去了,不知家乡今年的春节还会不会装故事,不知今年的故事会不会装得比以往更热闹。每个不在家乡的春节,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家乡热热闹闹的装故事风俗,那是一种美在其中、乐在其中、熏陶在其中的风俗,至今想来都回味无穷。

  装故事就是以一种亮相的形式装扮历史或书籍中的人物或事件。在家乡,装故事的风俗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文革后一直延续着,每年从初一晚上开始。那时我们那个小县城只有两条主街道,叫东关街和南关街。实际上是一南一北的两条街。不知从哪一年开始,其中的一条街装了台故事到另一条街,于是另一条街第二天就装两台故事回敬这条街。一来一往,故事越装越多,一直装到正月十五。两条街就在无形中比赛故事的多少和精致。但不管怎么变,每年的故事都是从姜太公钓鱼开始,一些耳熟能详的故事每年都会出现,改革开放以后又增加了一些现代的故事。

  一到初一晚上,市民们都会在火炉旁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闲聊一边侧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大约在九点左右,锣鼓、钹声便会从东关街或南关街的方向飘来,于是人们纷纷朝声音的方向跑去。走到近处,你就可以看到,前面一位老翁打扮的人穿着古装,头上挽着发髻,手里握住一根没有钩子的钓鱼杆。敲锣打鼓和点灯的两三个人都跟在后面。观众这时就会议论开来:看,姜太公来了,这个姜太公扮得还真不错,手势很准之类的。这一行人一直要把整个对方的街走完才息声回去。第二天,对方街道或许就装出峰火戏诸侯和管仲、鲍叔牙两台故事。这样就进行完了第一个回合的较量。接下来两条街道的竞争就一晚不止以一台的数量递增了。大部分的故事人物都以小孩来装扮:把小孩固定在四方桌上,站着或坐着,由几个身强力壮的人抬着,不用说唱,只通过道具、服饰、身姿和音乐来表现人物形象和事件。道具也很丰富,惟妙惟肖,比如打铁的会一路打出火星来。在这延续半个月的游行中,人们可以看到化蝶飞舞的梁山伯、祝英台,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多愁善感的黛玉葬花,忍辱负重的苏武牧羊……这一行行的游行队伍在短短的半个月里就把历史的神话的天上的人间的故事演绎了一遍,像一条历史的河流在人们眼前有声有色地流淌过去。人们就在看故事的过程当中走过了上下几千年。

  记得有一次我那9岁的小妹也被“借”去装了一回故事。她装扮的是穆桂英,在家早早地吃了饭就去化妆。小妹穿着一身笨重的衣服,身后插着几面旗,样子挺威武的,可是她被固定在桌子上不能乱动。一个晚上下来,她脚都站软了,一回到家就叫苦。不过过后我们再问她这事时,她却说挺有趣的,站在桌子上比谁都高,真威风。

  几年前的一个春节,县里面也开始重视起装故事这民间风俗来了。那一年我正好在家,正月十五的晚上从七点钟开始,两条街的近百台故事都汇在一起游行,灯火通明,照得白昼一般。队伍拉了一公里多远,在国道上把过往的车辆都堵住了。不过那些车上的人也一个个好奇地观看整个游行,并无厌烦之色。听说后来为了不堵塞交通就不再游到国道上去了。每年正月十五的那一场都由县里组织,还发奖呢。

  几年了,家乡的“故事”只有在思念和梦里不时地出现,远方的我只能在那想象的壮观场面里数着一台台熟悉的故事,数着家乡人们一张张喜悦的脸。

  其他优秀文章:

  2018年新年寄语散文

  新年的钟声散文诗

  小学新年散文诗

  作文开头经典九法

  如何把人物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