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那年那月

走过那年那月

  每个学校的开学典礼都是无聊的,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这是我坐在挤满人的草坪上的时候想到的。这个学校的松柏比这个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繁盛,找不到整片的阳光,这让我觉得很安心。下面是作文网栏目小编为您准备的这篇《走过那年那月》随笔。

  请欣赏例文:

  我每天抱着一叠试卷,穿过那些烈日照耀下的松柏,我时常想我的高中生活就这样了吧?我想了很久后问号变成了句号。

  ——题记

  有些旋律其实从来没有被歌唱过,有些火把其实从来没被点燃过……可是,世界上有了声响有了光。于是时间变得沉重而渺小,暴风雪轻易破了薄薄的门。那个城市从来不曾衰老,它站在谁的回忆里面,站在了学校黄昏时,无人留下的寂寞与孤独。松柏首尾相连地覆盖了城市的苍穹,阴影里有迟来的青春告白。

  我来到京城上学才三天,可是对这个城市似乎格外的熟悉。那些高大的松柏,好像是从小反复出现反复描绘过的,我觉得K城应该是没有夏至的。无论太阳是否升到最高,永远有一半温柔藏在阴影下面,隔绝尘世般闭着眼睛安然呼吸。

  杨兰儿也从我们逍遥市考到这儿来,杨兰儿从小和我一起长大,还同一个小学,中学毕业后顺利地考进同一个高中。

  每个学校的开学典礼都是无聊的,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这是我坐在挤满人的草坪上的时候想到的。这个学校的松柏比这个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繁盛,找不到整片的阳光,这让我觉得很安心。

  我想起了初中时那个砖铺的操场,白色烈日下那些男子挥洒的汗水还有操场边拿着矿泉水安静站着的女生。我在初中时没有喜欢的男孩子,杨兰儿说我是乖乖女,我也没有否认过,只是内心知道我没有喜欢的男生,并不是自己不去想,而是不值得去喜欢。在我心里有—个在很远的地方的人,这个人从未曾见过,可是每个晚上,我在窗户前看书、写字的时候,草稿纸上总是不经意地写了他的名字。那个名字,好像有种不安心但却深沉不作声的神谕,黑暗中闪着模糊的名。

  开学典礼还在继续着,一个学生在下面讲着什么,我开始转过去看那些松柏,影子和影子交替,时间似乎变得迅速,可是感觉却出了错,像是缓慢的河水漫过了脚背,滴答着的节拍慢了下来。

  午休的时候,我没有去食堂吃饭,我从家里带了便当。我坐在树下一边吃一边翻着一本名不见经传的美术杂志,我每期都看,因为这上面有一个叫冷清的画家,初中时的一天,突然看到这本杂志上冷清的—幅叫做《失火的夏天》的画之后,就开始喜欢上了这个画家。

  不知不觉中我睡了过去。夏天的中午总是慵懒,光照、热度、味道,一起弥漫开来,覆到眼皮上就变得沉重,呼吸慢了起来,然后就睡过去。很多个中午我就是这么突然失去了知觉般地昏睡过去,等到我醒来看手表时,叫了声"该死"然后狼狈地收拾起东西往教室跑。我总后悔自己这鲁莽的性格,好像杨兰儿就从来不会。手上拿着画册和便当以及书包,看起来更加狼狈了,在二楼转角处,我觉得前面有人影,但停下来已不可能,于是撞了上去,等反应过来,自己的便当撒了他一身。我忙说了一句verysorry,那张脸还是没有表情,倒是旁边的那个人发了音,我才发现楼道里站着两个人。转过头去看到一张更加精致的脸,我想起了上午幵校会的时候坐在"没表情"旁边的人应该就是他。

  衣服弄脏的那个转过身去,对身边人说了句“走吧",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走了。我匆忙跑向教室,两点三十三分,迟到三分钟,我站在门□喘着气,老师脸色有点儿不好看,第一天第一节课就迟到,这玩笑未免开得大了点儿,不过这不是开玩笑一这更加糟糕,老师说了句:"下次注意一点,下去吧。"站了一分钟才等到那句"下去吧",然后跑进教室找到自己的学号坐了下来。东西,一股脑儿全塞进桌子里,一抬头我就看见窗户外面刚才那两个男生走进。三秒后,出现在门口,让我觉得委屈的是老师居然没说他们,微笑着让他们下去。刚一坐下,就听到有人说:“他们是初中部直接升上来的两个,因为艺术而直升的,但文化课考试又是年级一、二名,天啊真了不起,而且长得又好看。"另一个说:"受不了你了,听说有一个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不是还有一个,嘻嘻。"

  那些窃窃私语,让我觉得她们有些三八,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作文网 zuowen.aiisen.com】

  每天早上都会看见那两个男孩子,在开学第一天的自我介绍让我记住了他们俩的名字,一来是因为他们的名字很特殊,一个叫司马严严,而又是自己听错的什么M死马”,另一个叫欧阳文卓。

  我渐渐觉得他俩真的是天才,因为很多时候,司马上课时根本就没听,而是随手在草纸上画出了一幅又一幅的花纹;欧阳则是趴在桌上睡觉,偶尔拿司马的草稿纸来看,然后画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去,但每次都被司马在桌子下踢得"嗷嗷”叫。我想,如果是我,我也肯定会踢他。

  转眼间就月考了,而在年级前一百名中三班学生占六十六个——三班一共有六十六人。我与好友杨兰儿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她学国画,性格开朗,朋友也多,而不像我,性格内向,朋友只有她一个。杨兰儿叫我继续画画,我想继续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但始终没有唤醒,最后终于决定画了,虽然已经第三节课了。不过画画老师讲得本来就不多,多靠天赋。

  由于一次偶然事故,我住院了,也就是由于这个偶然,司马竟成了我的“师父",由于这个师父的推荐,我稀里糊涂地参加了艺术大赛,并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一我知道了冷清竟然就是我这个"师父"。

  我每天抱着一叠试卷,穿过那些烈日照耀下的松柏,时常想我的高中生活就这样了吧?我想了很久后问号变成了句号。

  跳过绿春悲秋忍冬和来年更加青绿的夏天,来年又来年,却未曾等到一个破啼的夏至。

  最新文章推荐阅读:

  谷雨风俗习惯

  谷雨喝茶

  茶花赞

  梅花作文

  冬天的田野600字

  谷雨典故

  谷雨农谚

  三眼哮天录

  那一场流星雨

  秋姑娘来了400字

作文网为你精心推荐:
随笔 | 散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