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全面封锁,不一样的逾越节

以色列全面封锁,不一样的逾越节

截止当地时间7日上午,以色列确诊病例超过9000人,死亡60人。根据犹太历,今年的逾越节从8日晚上开始到15日晚上结束,今年的疫情注定要让大家过一个不一样的逾越节。为了防止走亲访友造成疫情扩散,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6日晚宣布,从7日下午4点到10日早上7点,以色列全境封锁,禁止城际间旅行。而从8日晚上6点到9日早上7点的逾越节前夜,全国实行宵禁,所有人必须呆在家里。

内塔尼亚胡还指出,根据不同人群面临风险的程度不同,管控措施会有调整。其意有所指。因为极端正统犹太教徒聚居区是现在的重灾区,宗教人士成为感染率最高的人群。截止6日早上,患者最多的城市是人口近100万的第一大城市耶路撒冷,三大宗教圣地,确诊病例1316例,其次是人口不到20万的贝内贝拉克市,确诊病例1222例,这个正统犹太教徒聚居区已经被以色列军方和警察封锁,位列第三的是经济中心特拉维夫--雅法,确诊病例370例。不过对宗教社区采取强制措施有难度,毕竟宗教政党对内塔尼亚胡上台贡献不小。

(图1 超市门口排队的人基本都戴了口罩)

超市开始测体温

耶路撒冷宗教气氛浓郁,有多个宗教社区,成了患者最多的城市。我上次去超市还是3月18日,掐指一算,已经快三周了,家里囤的蔬菜、牛奶基本告罄。虽然超市有风险,但是犹太人一过节超市就关门,得提前储备点粮食,备战备荒。6日下午,我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全副武装前往超市。在地下停好车才发现电梯已经封闭,只好走楼梯到了超市门口。没想到因为限制人流,门口居然排起了长队,人们推着购物车,保持着社交距离。入口处,摆放着消毒洗手液,一名工作人员举着测温枪对着顾客头部测量体温。

(图2 超市门口测体温)

我常去的这家拉米莱维超市是一家连锁超市,物价相对便宜,号称1/4超市,因为价格通常是其他超市的1/4。虽然是疫情期间,物价也没怎么涨。快过节了,虽然超市门口限制进来的人数,但是超市里的人还是不少。尽管墙上和地上都贴了保持2米距离的图标,不过还是难以办到。4月1日,政府规定外出必须戴口罩,超市里的人们基本都按照要求戴上了口罩,有的人还戴了手套,不过经常有人把口罩挂到下巴上。节日物资供应还比较充裕,我赶紧采购完回家。听特拉维夫的朋友说,那里的鸡蛋每人限购一盒,每盒30个,35谢克一盒(合人民币70元)。还有的超市鸡蛋已经脱销。为应对鸡蛋短缺,以色列将于4月8日派飞机到欧洲进口数百万个鸡蛋,保证人们逾越节的需求。

(图3 宗教人士在超市购物)

不速之客引发的猜想

想起5日下午的一件事还是心有余悸。当时我正在家中工作,突然有人敲门,我还以为是送快递的到了,也没看猫眼,就打开门。一个高个犹太男人,大约40岁以上,手里晃着几张纸币,用希伯来语说着什么,我也听不懂,估计他是要钱的,就摇头表示不懂,他站了一会就走了。我关门后再一思量,坏了,刚才我和他近距离接触,他没戴口罩,我也没戴口罩呀,太危险了。

以色列虽然是战乱地区,但是我在耶路撒冷住了快4年,感觉治安还是不错的,和北京有一拼。夏天一个人在外面散步到半夜都很安全,不知道是与宗教有关,还是与这里的警察训练有素有关。记得刚来时有一天晚上开车迷路逆行了,刚靠边停车,警察就从天而降,问清缘由把我送回了酒店,当时就感慨他们行动之迅速,马路上并没有看见警车,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猜想与他们多年的反恐经历有关。

言归正传,这个敲门人到底是失业者还是故意传播病毒者?

为了确保轻症患者以及疑似患者根据规定在家隔离14天,以色列已经不顾违反人权的抗议动用了反恐科技,对这些需要隔离的人跟踪定位,同时也要求邻居监督举报。就这样还是有人不惜以身试法。4月5日,在特拉维夫到耶路撒冷的一号公路上,一辆大巴车被警察叫停,原来车上一名宗教人士是确诊患者,但是却搭乘公交车前往耶路撒冷,疑似故意传播病毒,警察立即把他逮捕,车上33名乘客和司机都被隔离。司机因为允许了超过规定人数乘坐大巴而被罚款5000谢克(合人民币1万元)。

(图4 因疑似传播病毒被逮捕的确诊患者被送上救护车)

那么这个敲门的不速之客是不是来传播病毒的?他的打扮不是宗教人士,更大的可能是真正的失业者。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随着以色列政府管控措施越来越严厉,失业率也节节攀升,截止6日,失业率已超过25%,而疫情爆发前只有4%。政府3月底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救助政策,包括一项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财政援助计划,在2到3个月内投入800亿谢克(约1600亿人民币)帮助卫生系统、商业、工薪阶层和自主就业者,这笔资金一半来自国库,一半来自信贷。此外还陆续有补助措施出台。

逾越节在即,内塔尼亚胡4月1日宣布,给每一个有18岁以下孩子的家庭发放补助,每个孩子500谢克(合人民币1000元),最多补助4个孩子,因为很多宗教家庭的孩子远超过4个,补助太多政府财政也吃不消。老人也享受同样补助,补助将直接打入个人银行账户。

卫生部长确诊

2日早上,以色列卫生部长利兹曼及其妻子确诊,与他有接触的内塔尼亚胡、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情报机构摩萨德负责人及卫生部干事长等高官也被隔离。即将年满72岁的利兹曼是极端正统派犹太教徒,对政府采取的管控措施一直持保留态度,曾主张推迟对大型聚会的限制人数。有媒体透露,他没有遵守规定,前往犹太会堂祷告,因此染病。

(图5 卫生部长利兹曼)

6日,由于极端宗教人士聚居区贝内贝拉克成为重灾区,该市距离特拉维夫的卫星城拉马特干不远,拉马特干的市政工人5日连夜在两个城市交界处拉起了铁丝网,防止宗教人士通过。正在隔离中的卫生部长呼吁人们不要歧视宗教人士。随后在内政部长的要求下,铁丝网被拆除。拉马特干市长回应说,公共卫生不是开玩笑,他还将会继续努力保护其市民的安全。

(图6 拉马特干市政工人在与贝内贝拉克市交界处拉起铁丝网,防止行人通过。)

宗教人士感染率最高,主要是因为3月10日、11日普林节期间,宗教人士在犹太会堂聚集祷告,并举行家庭聚会喝酒庆祝,而宗教家庭的人口一般比较多,通常有10几个孩子,导致了病毒扩散。对于政府不断出台的管控措施,宗教人士也常常置之不理,比如仍然有人前往犹太会堂祷告,亲吻哭墙上的石头,亲吻门框上的门柱圣卷等等,因此犹太教徒常常去祷告的哭墙广场以及所有的犹太会堂都不得不彻底关闭,除非有拉比许可才能进入。

阳台赛歌和大篷车

4月3日周五中午,突然外面传来欢快的音乐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篷车?上周就听说为了安抚不得不宅家的居民,大篷车正穿梭在各个社区为大家唱歌。我戴好口罩出门寻声而去。原来是对面一个小区的居民在阳台上自发演唱。两户居民隔街相望,把阳台变成了舞台,有弹吉他的,有拉手风琴的,大家自备音箱,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最开心的是孩子们,他们坐在阳台上边听边手舞足蹈,欢呼雀跃。音乐声很快吸引了一辆警车到来,不过警察就用喇叭说了一句希伯来语就走了,估计是让他们唱到几点就结束的意思吧,免得影响午休。

(图7 阳台歌手)

既然出门一趟就干脆走远点,我决定到老火车站去看看。虽然规定散步不能离开家100米,但是记者例外。一路上人和车都不多。虽然政府1日就规定外出必须戴口罩,但仍然有人不戴口罩。在一栋高楼附近,突然看见路边停了一辆救护车,车上下来一个人在穿防护服,过了一会,3个身穿防护服的人从车上出来,抬着担架向居民楼走去。我赶紧拍照,一个人冲着我摇手不让拍。看来,这栋楼里有患者。以色列为保护公民隐私权,不会透露患者住在哪个房间,所以即使同一栋楼的人如果没看见救护车,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区有人被感染。耶路撒冷由于宗教人士多,成为了以色列感染人数最多的城市。

(图8 耶路撒冷的救护车和医务人员)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沿着轨道向老火车站走,路上又听到强劲的音乐声。转弯到了另一条马路上,这次是真的大篷车了。其实就是一辆简单装饰的大卡车,停在小区对面的马路边,一名歌手站在车上演唱,一名键盘手在旁边伴奏。小区里的人们纷纷到阳台上欣赏这场独唱音乐会,孩子们按捺不住地跑下楼来观看。

(图9 走街串巷的音乐大篷车)

都说意大利人热爱艺术,以色列人也不例外。不论是在草地上,还是在老城里,经常能看到有人弹着吉他唱歌。我认识的一名歌手吉拉德,父亲是一名将军,退役后和中国公司合作开展商务活动。将军告诉我吉拉德数学成绩很好,但是从小就喜爱音乐,所以读完大学就走上了音乐道路。将军笑着说,他和妻子都很支持儿子,因为他们很民主。

本文作者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耶路撒冷首席记者


猜你喜欢


逾越节 | 一个拯救了犹太民族的节日

犹太音乐丨歌曲《这整个世界》כל העולם כולו


以色列计划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专注于以色列与中东及中以关系!

Israel Plan Organization | Related with Israel

中以联合的以色列专业非盈利机构

联系:[email protected]

转载注明原文:http://www.aishen360.com/p/105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