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乱事件引发的思考

香港暴乱事件引发的思考

转自公众号:同行


香港,一座高度繁荣的自由港和国际大都市,与纽约、伦敦并称为“纽伦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并且享有“东方之珠”、“美食天堂”和“购物天堂”的美誉。


然而,近几个月,我们却不断的为发生在这座城市的一系列事件扼腕痛心。


8月12日,香港反对派号称要在香港机场搞一个“百万人接机”活动。导致大批航班延误、停飞。


在此期间,激进示威者和疑似港媒记者屡次刁难、围堵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外国人,结果被“硬刚”:“香港属于中国,这是世界公认的!”“你应该去找个工作!”“去找个工作吧”。



这位外国人说,自己来自澳大利亚,从中国内地入境香港。


在长达近20分钟的时间里,记者听到,激进示威者一直在重复表达同一种意思,即“你只是在考虑你自己的问题,因为航班被延误而不满,而我们在花费自己的时间‘保护香港’”,高高在上之姿态溢于言表。


而对于激进示威者的反复追问,这名澳大利亚人同样坚持自己的观点。


从一开始被问及“你认为香港和中国(内地)是否一样”时,澳大利亚人就一直不断强调“香港和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全世界认可的事情”。同时,当对方表达出“我们花费着自己的时间保护香港”时,这名澳大利亚人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连说三句“你应该去找个工作!”“去找个工作吧”之类的话以示不满。


在随后的几分钟时间里,激进示威者依然在反复不断地表示“香港的体制遭到破坏”,这名澳大利亚人终于忍不住反问:“告诉我一件事,到底是谁,是谁破坏了香港的体制?谁?”对方尴尬地呵呵一笑,避而不谈,顾左右而言他。


这位澳大利亚人后来又追问激进示威者香港政府到底哪里有问题,对方只是反问他知不知道所谓“五大诉求”。“香港属于中国,这是全世界都公认的事实。”这名澳大利亚人再次表示。


和平示威游行是如何一步步演变为暴徒乱港的,这要从一起台湾命案说起。


2018.02.17

缘起


受害者潘晓颖与疑犯陈同佳均为香港人,两人以情侣关系在台湾旅游。


案发当日,他们在酒店因女方怀有第三者胎儿而争执,男方勒毙女方后,将尸体装入行李箧并弃置在台北捷运竹围站周边草丛。


香港警方调查发现,陈同佳返港后曾用女方提款卡提取现金。同年三月,警方以涉嫌盗窃罪拘捕陈同佳,香港以洗黑钱罪名控告陈同佳。陈同佳在盘问中承认杀害女友及弃尸。


陈同佳疑将女友尸体藏在行李箱中带走



由于香港与台湾并无司法互助安排或移交逃犯协议,而且现有《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不适用于香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部分”之间的移交逃犯及相互法律协助要求,因此香港政府无法以相关条款引渡疑犯陈同佳至台湾受审。


此命案在台湾发生,而香港、台湾存在司法管辖权问题,所以香港法院无法对被告以“谋杀罪”论处,只能就陈已承认的“盗取潘晓颖现金、银行存款、手机等”判刑,被判入狱29个月。如果扣掉陈已被关押的13个月,再考虑服刑期间若行为良好可在刑期三分之二时假释,陈最快可于今年10月出狱。


2019.02.14

补漏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亦讲究有法可依。2019年2月,香港政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提交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的草案。


简单来说,就是修订条例后,香港就能根据条例对在香港外犯罪的香港人量刑,亦能根据条例把躲在香港的内地逃犯或国外逃犯强制遣返受审。


修订条例对守法的香港公民没有任何影响。



2019.03.11-06.13

暂缓


2019年3月31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第一次民阵游行,游行路线自湾仔卢押道到金钟公民广场,定名反对修订《引渡条例》游行;


2019年4月28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第二次民阵游行,游行路线自铜锣湾东角道到金钟立法会综合大楼,定名撤回修订《引渡条例》游行;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第三次民阵游行,游行路线自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草地到金钟立法会综合大楼,定名反送中大游行。


立法会综合大楼停车闸口被破坏


2019年6月11日深夜起,香港市民集会及占领街道运动,主要地点在金钟与中环,目的在于要求香港特区政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


凌晨时份,有基督徒于香港立法会外通宵聚集咏唱圣诗。


12日早上约8时,大量市民由原先于金钟添马公园一带集会,冲出夏悫道与龙和道,以阻止香港立法会恢复草案二读辩论。部分极端示威者与警方发生了冲突,共22名警员有不同程度的受伤。警方使用垂泪弹,橡胶子弹。警方首次称部分极端示威者的行为为“暴动”。


警员在冲突中受伤



2019.06.16-2019.06.27

升级与让步


针对6月15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示威者回应,暂缓不是撤回,因此游行将继续举行。


2019年6月16日,游行以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草地作起点,终点为金钟添美道的立法会综合大楼。


游行提出: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不检控示威者、撤销6月12日的暴动定性。


政府和警察表现克制,直至示威者自行离场。游行后政府发言人在6月16日晚上8时29分发表新闻稿,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就修例致歉,宣布条例修订工作“已停止”。并承诺会以最有诚意、最谦卑的态度接受批评,加以改进,为广大市民服务。


2019年6月17日,示威者不满意政府的道歉,仍控制政府总部、夏悫道、龙和道和立法会附近街道等,要求与林郑月娥直接对话。政府和警察表现克制,直至示威者自行离场。


6月18日,林郑首次在616大游行后公开露面,再次申明条例修订工作“即时停止”。亲自向市民致歉。


2019年6月21日,示威者以政府未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6·12占领暴动定义为由,陆续抵达立法会。并围堵香港警察总部、湾仔税务大楼、金钟政府合署低座等政府建筑物。


到22日凌晨2时20分左右,大部分示威者离开,大批军装警员开始清理警察总部、金钟道、夏悫道及告士打道周边现场杂物和铁马。


到清晨约6时,夏悫道及告士打道恢复通车。同日,政府发布新闻稿回应公众,条例修订工作“完全停止”。


至此,示威者一开始要求的反条例修订已完全得到了满足。


2019.07.14

暴乱


港岛区和九龙区先后举行反修例游行后,各区民间希望在全港各地继续举行游行,向政府施加压力。


要求释放被拘捕示威者,承诺永不起诉,并取消6月12日宣称警民冲突为“暴动”。


游行队伍最终在下午5时45分左右离开大围的翠田街足球场起点,并在晚上7时抵达终点,游行宣告结束。


下午5时许,源禾路有示威者拒绝按既定路线行走,拆除警方的封锁线胶带,自行开路,使得防暴警察向其施放胡椒喷雾,示威者为此躲避或拿出雨伞阻挡,并向警方投掷杂物,第一轮冲突爆发。双方迅速转入街头对峙。


晚上9时40分左右,新城市广场情况急转直下,警民爆发流血冲突。期间多名警员和市民倒地受伤,示威者不断向警员投掷杂物。一名便衣警员上层市民踢跌至地上,20多人上前拳打脚踢,亦有以雨伞刺击警员。


一名摄影记者上前以身保护倒地警员,旁边亦有数名市民上前拉开欲打警员的示威者,整个过程历时约半分钟。另有警员在拘捕示威者时无名指被咬断。14日当晚,有13名警务人员入院接受治疗。



回顾这个不宁静的夏天, 从暴力冲击立法院到沙田新城市广场暴力流血事件,发生在香港街头的政治暴力事件何时才能结束,这让人不得而知。


其中杂糅了历史,政治,民粹主义等等错综复杂的因素,以及国内外不同势力之间的殊死博弈。


面对这一切,家国天下,爱恨情仇,不禁思考香港的出路在哪里?大陆和港澳台历史关系的出路在哪里?中华民族的出路在哪里?身为基督徒的我们要如何来看待和回应这些问题?



当我们在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不妨来看看为南非人民争取自由的伟大先驱战士—曼德拉总统。


很多人有疑问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曼德拉长年与种族隔离制度进行不懈斗争,是什么信念支撑着曼德拉在监狱蹲守27年依然矢志不渝?


要知道,年轻时的他也曾经发誓要不惜性命和白人种族主义者抗争到底。


在罗本岛上,作为重刑犯,他被3各狱卒看守,受尽虐待。


然而,经过了20多年的苦难的磨练,曼德拉的精神世界经历了深刻变化,他对敌人的仇恨减少了,对自己的基督教信仰却有了更深的反省。


他明白爱更能走进人的内心。在曼德拉就任南非总统的典礼上,他邀请了这3位看守,并非是要羞辱他们,而是向他们致敬。


也正是依靠这种基于信仰的宽恕精神,南非的种族之间才实现了和解。


存在了上百年,由很多部法律所构建的种族隔离制度曾经看起来是那么难以改变。


但最终,曼德拉不是用暴力,而是依靠宽恕和爱改变了它。


由此可见,不一定是枪杆子底下出政权,在基督里的宽恕和爱一样可以决定和转变历史。


作为教会,作为基督徒,我们应当如何行。


保罗教导我们要如此为地上执政掌权的祷告: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


这是好的,在神我们救主面前可蒙悦纳。祂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



因为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摩太前书二1-5)。


若教会与政府不和,便不是神想要看到的。神给教会属灵的权柄,给政府治国的权柄。(罗马书十三1-8)。


教会不是国家的统治者,但我们却是国家的良知。


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


你虽是自由的,却不可借着自由遮盖恶毒,总要作神的仆人。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彼得前书二13-17)


我们不能一边与神和好,一边反抗祂所立的权柄。


基督徒领袖应当立下顺服国家领导者的榜样,要为那些掌权者祷告。


我们都是天父的儿女,家人同心同行,才能使天父的心得着最大的安慰。


“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 玛拉基书 4:5-6 。


“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4:8。


“恨,能挑起争端;爱,能遮掩一切过错。”箴10:12。


这是一个最坏的世代,因为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蔽万民;


这是个最好的世代,因为耶和华的荣光却要显现照耀我们。


这是以利亚的日子,齐宣扬我主的话语。


这是你仆人摩西的日子, 公义今正被恢复。


这是以西结的日子,枯干的骸骨正复活。


这是你仆人大卫的日子,重新建造赞美殿。


而我们,仍要在这旷野呼喊,预备耶和华的道路。


END